•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新春走基层|专调机车司机马国庆:我在琼州海峡“接送”火车上下船

    • 故事人物
      • 马国庆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海南省
      • 海口市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人民网
    • 发表时间
      • 2023-01-23

    今年56岁的马国庆已经在铁路工作了30多年,粤海铁路开通后,他就开始了专调机车司机的生涯,通过粤海铁路进入海南岛的第一列货物列车和旅客列车,都是在他的牵引下过海的,这是他至今仍引以为豪的事情。

    “上船!”“上船,限速5公里!”

    这是1月14日下午,海南铁路海口机辆轮渡段专调机车司机马国庆和海口车务段调车员的对话,这个时刻,他驾驶的专调机车正在缓缓通过粤海铁路南港的栈桥,驶上“粤海铁3号”渡轮甲板,将装载在渡轮上的哈尔滨-海口的Z111次旅客列车“拉”(牵引)下船,并送进海口火车站。

    跨海列车驶出船舱。人民网 符武平摄

    跨海列车驶出船舱。人民网 符武平摄

    粤海铁路作为中国第一条跨海铁路,2003年1月开通后,结束了海南与大陆不通火车的历史。它由“两港四船”组成,即南、北港和粤海铁1、2、3、4号4艘客滚船,4艘渡船均配备了先进的减摇、抗横倾系统,抗风等级达10级。其中,“粤海铁3号”“粤海铁4号”是琼州海峡最大的客滚船。

    粤海铁路轮渡4艘渡船均为万吨巨轮,下层甲板载运火车,中层甲板载运汽车,上层舱室载运旅客。

    我们常见的旅客列车一般为18节车厢,总长度约440米。火车在抵达港口后,受限于火车甲板长度,这么长的一列火车,当然不能整车直接装船;首先要在两岸进行分解编组,在两台专调机车的作用下,通过“解编-推入-解编-拉出-推入”反复作业,将列车分解成4组进行装载,以适应船舱的长度。

    马国庆和同事正在登记车辆信息。人民网 符武平摄

    马国庆和同事正在登记车辆信息。人民网 符武平摄

    火车推送上船后,渡轮上的工作人员采用过渡车钩、铁鞋、绑扎铁链、垂直螺杆支撑器等4种绑扎固定方式,将列车牢牢固定在船舶上。

    船舶抵达对岸后,已经在此等待多时的专调机车通过火车栈桥将分解的火车取送出来,牵引至前方的火车待渡场进行重新编组,组成一列后,再驶入前方火车站。就这样,列车通过解编重组,顺利地通过了琼州海峡,行驶在祖国南方的热带海岛之上。

    这种“解编-推入-解编-拉出-推入”类似“开抽屉”的作业说起来简单,但却需要高度严谨的操作和精确的配合,才能够顺利完成牵引火车的上船和下船任务,而专调机车司机就是这一系列作业中的重要角色。

    今年56岁的马国庆已经在铁路工作了30多年,粤海铁路开通后,他就开始了专调机车司机的生涯,通过粤海铁路进入海南岛的第一列货物列车和旅客列车,都是在他的牵引下过海的,这是他至今仍引以为豪的事情。

    尽管已经在海口火车站到南港码头栈桥这段铁轨上跑了10多年,尽管已经是相当于班组长的指导司机,但在上车前,马国庆也要同样接受酒测等一系列出勤前的检查。而一旦坐进专调机车司机驾驶室,马国庆也会立即绷紧脑袋中那根弦:“不管是火车还是渡轮,都是造价上亿,尤其是车上船上都还载着那么多人,来不得半点马虎。”

    马国庆在上车前对机车进行细致检查。人民网 符武平摄

    马国庆在上车前对机车进行细致检查。人民网 符武平摄

    牵引火车上、下船时,作为一名专调机车司机,马国庆要考虑的不光是速度和连接以及配载情况,还有潮汐的变化:“潮位高时,动力要强一点才能推到位,潮位低时,动力就要弱一点,否则就会影响火车和渡轮的平稳性。”

    这些年,靠着高超的技术和丰富的操作经验,马国庆先后获得2013年广铁集团内燃机车司机技能比武大赛第二名、海口机辆轮渡段开展的平稳操纵比赛第一名和广铁集团2019年年度先进工作者,处理了提手抦卸载灯不灭,无流无压,空压机不打风,辅发不发电,柴油机转速无法上升下降等突发故障,采用人工调整转速进行上下船作业,保证了旅客列车上船作业。

    记者注意到,在专调机车的操作台上,摆着一个木盒子,盒子里面从左到右依次摆放着粗细不一的方形木棒。马国庆说,这些木棒是为了检测专调机车司机的操作水平,如果这个小棒轻微摇晃不倒,就证明在上下船时列车很平稳。

    “可以说,这木棒相当于专调机车司机水平的检测仪,谁的操作水平高,一测就知道。”马国庆说,这木棒不仅是机车运行是否平稳的标准检测仪,还是他平时用来带徒弟的教学用具之一。这些年,他前前后后带过15个徒弟,目前这些徒弟都已经由刚进铁路时的学员成长为机车司机和副司机,有的还去开动车了,这也是马国庆引以为豪的事情。

    在马国庆的带领下,许多年轻学员成长为机车司机。人民网 符武平摄

    在马国庆的带领下,许多年轻学员成长为机车司机。人民网 符武平摄

    海口机辆轮渡段专调机车司机金玉琪就是马国庆带出来的专调机车司机,直到现在他还有点怕自己的师傅:“马指导这个人工作上特别严谨,不管哪一个环节都要求要做到完美,一点不到位都不行,一旦发现错误,还会单独给我们‘开小灶’,从理论到实践,带着你反复做,最后他觉得满意了才算过关。”

    但在工作之余,马国庆也会和班组成员打打篮球,交流一下生活中碰到的问题:“专调机车司机的工作比较单调,年轻人又比较活跃,碰到节假日就需要多关心他们,对他们进行心理上的帮扶疏导。”

    从海口火车站到粤海铁路南港的栈桥,距离是3.1公里,从粤海铁路南港的栈桥到海口火车站,距离也是3.1公里,马国庆已经数不清楚自己在这段3.1公里长的铁轨上往返了多少次。“过年我们不能回家,但我们可以送万千旅客回家过年。”金玉琪这些年曾经多次和马国庆一起在节假日出勤,他说,2022年除夕正好值晚班,在机车驾驶室里,看到远处灯火通明的港口和来往穿梭的船舶,心里特别的感慨:“但我们既然干了这一行,就需要有这样的奉献精神,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吧。”

    车厢里,载满了回家的旅客。人民网 符武平摄

    车厢里,载满了回家的旅客。人民网 符武平摄

    “连接!”“连接!”

    “下船!”“下船!”

    随着马国庆和调车员的对话,Z111次列车开始缓缓地从“粤海铁3号”巨大的船舱里驶出,车上的乘客热情地向着车窗外挥手。他们马上就可以到家了,而马国庆和他的同事们还要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继续往返于海口火车站和粤海铁路南港栈桥之间,完成一列列火车的装载和卸载任务。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