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他的第三十八个春运

    作者|韦薇
    • 故事人物
      • 康顺兴
    • 故事地点
      • 中国
      • 北京市
    • 故事年代
      • 现代
    • 发表时间
      • 2023-01-18

    从家到车站,两公里的路,康顺兴风雨无阻走了十几年。

    从家到车站,两公里的路,康顺兴风雨无阻走了十几年。

    2023年是即将退休的康顺兴最后一个“春运岗”。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康顺兴在上岗前整理着装。

    每天提前20分钟到岗,是康顺兴雷打不动的习惯,上班时间虽说是早上八点钟,但他总会提前到,听值班员们汇报情况,了解前一天下发的电报、通话记录以及车站指示文件等,以便更好地安排当天的工作。

    2023年1月13日早8时30分左右,北京南站,康顺兴在售票处一厅领班室与车间班子成员和下夜班、当班值班员召开早交班会。

    作为北京南站售票车间主任,康顺兴的工作就像是用来拧紧螺丝的扳手,整个南站的售票业务不论哪里出现问题,都能看见他拿着响个不停的对讲机,迈着大步赶去现场的身影。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迎来春运客流高峰,康顺兴在候车大厅内询问值班员车票发售情况。

    30年间,康顺兴这一代老铁路人,见证了从硬板票、软纸票、磁介质车票到电子客票的每一次变革。“以前,旅客总得手里拿着车票,心里才踏实,现在刷着身份证就能上车,这些变化是我们这些老售票员最初做梦都想不到的。”康顺兴说。

    图上为常备客票(硬板票),图中为软纸票,图下为磁介质票。

    22岁时,他拿到了一套铁路售票员的“标配”

    1985年11月,从部队退伍的康顺兴走进了北京站成为了一名售票员,没想到这一干就是38年。“刚复员时我22岁,怀着满腔热血和豪情壮志去了北京站,特别想为铁路出一份力。”康顺兴笑着说。

    两个票柜、一台日期机、一把算盘、一把剪刀、一个糨糊盒、两排票号板,这是属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铁路售票员的“标配”。

    “当时的售票窗口就一个巴掌大点儿,售票员与旅客无法面对面交流,要通过麦克风。”那个年代,买东西总希望看得见人,售票窗口总有一景儿,全是哈着腰、探着脖子、歪着脑袋使劲往售票窗口里看的人。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康顺兴在售票处一厅巡视。一名旅客购完票后高兴地做出OK手势。

    回忆起刚入行的情景,康顺兴感慨良多。好师傅,传帮带。康顺兴一身售票记站、核对票号、数钱打捆、结账交班的硬本事,都是师傅陆淑玲手把手教的。

    2023年1月13日上午10时左右,北京南站,康顺兴与薛雅菲(中)在售票处一厅指导售票员在春运期间如何做好旅客服务工作。

    他至今还记得师傅最常说的一句话,“旅客出门在外不容易,作为一名铁路售票员,为旅客解决好每一张车票,就是在行一件善事。”

    38年来,康顺兴一直谨记师傅的教诲,也将这句话当作自己的座右铭,在工作中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康顺兴在办公室。

    算账、画图,他成了售票窗口的“手艺人”

    在上世纪80年代,最常见的车票是卡片式常备车票,长约4厘米、宽2厘米的小硬纸板。售票员用日期机在票面上打出乘车日期,用盖章或者贴小纸条的方式注明车次。根据旅客不同的车厢需求,把票面金额叠加起来。

    “如果旅客想买一张特快硬卧,必须先买一张普快硬座票,再附加一张硬卧票、一张特快票,票价计算是三张累计的,三张硬板票必须都有,才能顺畅乘车。”康顺兴回忆,若是遇到中转乘车,最多时需要有4、5张票才可以乘坐,“售票员必须得打一手好算盘,业务纯熟,才能把票卖对了。”

    康顺兴始终觉得,早年售票员的工作,有点像手艺人的样子。除了打好算盘,还要会画线路图,京广、京沪、陇海……每个票价阶梯结算站站点都得算得清楚。

    2023年1月13日,康顺兴在默画线路图,该工作是每位客运系统员工必备的基本功。

    一张电子客票,颠覆了他经历的所有售票模式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售票开始采用计算机售票,售票员坐在明亮的售票大厅,与旅客只隔着一层玻璃,距离一下拉近了许多。”康顺兴说,那时候全国范围内使用的是第二代车票——“软纸票”,就是常见的粉色底纹车票。

    “那时火车票预售期是3天,要是赶上春运,经常一票难求。”康顺兴还记得,有一次值班到凌晨,忽然听到乘客喧哗,原来是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诉苦,儿媳妇怀孕了身边需要人照顾,想买一张从北京到佳木斯的卧铺,在北京站排了三天都没买到。“于是我提议,有退票的话,第一时间联系老奶奶,并让对方留了联系方式,几天后,我们通知老奶奶有退票,老人举着‘急旅客所急、想旅客所想’的锦旗来了。”康顺兴说。

    2008年,随着中国进入高铁时代,蓝色的磁介质票开始投入使用。“高铁开通带来的变化太多、太快。”康顺兴感慨道。

    如今,旅客刷身份证或手机二维码就可进站验票乘车。在康顺兴看来,“电子客票”的到来颠覆了以前所有的售票模式,旅客直接刷身份证就能上车。

    手里的票“没了”,他也要“退了”

    售票员的服务已经从售票窗口后面,扩展到了整个候车大厅。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康顺兴在售票处一厅8号窗口介绍爱心服务卡。爱心服务卡是方便售票员向旅客解答春运期间北京各站预售车票发售的具体时间,以及从南站去往各站的交通线路。

    在北京南站的售票车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困难找康老”,康顺兴就是旅客及同事心目中“问不倒的百事通”。车间的同事们几乎都是康顺兴一手带起来的,一提起“师傅”,同事们无不竖起大拇指。

    2023年1月13日,北京南站,康顺兴在售票处一厅外观察站内客流变化。

    当问及马上要退休的他有什么遗憾时,他说:“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再继续为旅客服务了。”

    小小的车票里头,有翻天覆地的发展变化,也有服务人民的不变温情。方寸之间,承载着时代的记忆,见证着时代的变迁,每一代车票的变化都体现了中国铁路服务的不断升级。


    策划:刘   洁

    文案:韦   薇

    摄影:宋家儒

    摄像:吴凡、李非

    剪辑:田   娜

    助理:郭纬武

    调色:吴   凡

    导演:王朔雨

    监制:赵燕飞

    监审:韩晶晶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