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跨越800年的绽放——崇礼太子城演变记

    作者|王文华,闫起磊
    • 故事人物
      • 黄信
      • 高天
      • 李果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河北省
      • 张家口市
      • 崇礼区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新华网
    • 发表时间
      • 2022-01-23

    从空中俯瞰崇礼太子城,高铁站、冰雪小镇、冬奥村等新地标,如绚烂花朵,散落燕山山脉之中。作为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核心区域,崇礼太子城近几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由一个普通山村,变身为充满现代气息的冬奥小镇。

    从空中俯瞰崇礼太子城,高铁站、冰雪小镇、冬奥村等新地标,如绚烂花朵,散落在燕山山脉之中。

    作为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核心区域,崇礼太子城近几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由一个普通的山村,变身为充满现代气息的冬奥小镇。与此同时进行的考古发现,则找回了这片土地湮没已久的记忆,在800多年前的金代,这里是一处帝王行宫。

    从金代行宫到燕山山村再到冬奥小镇,这跨越800年的绽放,传衍着悠长深远的文脉,蕴含着生生不息的追寻,昭示着灿烂辉煌的未来。

    太子城遗址:找回记忆

    从北京出发,乘京张高铁不到1小时即可到达太子城站。

    在高铁站、冰雪小镇、冬奥村及周边其他组团建筑中,占据“C”位的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太子城遗址。

    1995年出版的《崇礼县志》将太子城址列入古迹介绍,称这里出土过辽代文物,是辽金城址。

    2015年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后,太子城区域被选址建设冬奥配套保障设施,现在的太子城遗址曾规划为冬奥村项目地块。

    2017年,河北省文物部门对太子城遗址进行全面勘探发掘后确认,这里为一处金代行宫遗址。

    2022年1月10日,观众在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遗址陈列馆欣赏太子城遗址出土的铜坐龙。新华社发(武殿森摄)

    考古项目负责人、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黄信介绍说,城内高等级建筑密集,呈前朝后寝格局,沿轴线分布,有巨大殿柱,显示出城址的高贵特性。

    太子城遗址出土了“尚食局”款瓷器、“内”“宫”款砖、皇家气象的龙凤鸱吻等,种种线索指向了距今有800多年历史的金代皇帝行宫“泰和宫”。

    据介绍,作为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太子城遗址入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如火如荼的冬奥会场馆规划建设随即为考古遗址“让路”,冬奥村项目另选地块,太子城遗址及周边历史环境得以实现原址整体保护,并规划建设了考古遗址公园。

    考古揭示的太子城遗址中轴线也被确定为整个区域冬奥设施规划建设的轴线,成为奥运会历史上场馆建设与文物保护的新典范。

    公元1153年,金朝皇帝正式下诏从上京迁都至燕京,改燕京为中都,开启了北京的都城史。专家介绍,金代皇帝按祖制会四时捺钵(“捺钵”是契丹语音译,意为“行营”,指辽、金帝王按游牧民族传统习俗随季节变化而四时迁徙、游牧狩猎的活动),因此广建行宫。

    这是2022年1月10日拍摄的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遗址陈列馆内景。新华社发(武殿森摄)

    太子城遗址四面环山,河流穿城而过,最终汇入永定河奔向北京。太子城地区应是金皇室从中都去金莲川捺钵路线上的重要节点。800多年后,北京与崇礼携手办奥,“再续前缘”。

    如今,占地近19公顷的太子城遗址公园已向世人开放,成为北京冬奥会一抹浓重的中国文化元素。

    紧邻太子城遗址的张家口赛区颁奖广场,赛时将每晚为当日或前一日获奖的运动员颁发奖牌。连日来,运行团队加紧各业务领域演练,确保以最好状态迎接盛会启幕。

    “届时,这里将吸引世界的目光,成为展示获奖运动员高光时刻和中国文化魅力的窗口。”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副部长、张家口赛区颁奖广场场馆运行团队主任高天说,人们不仅可以在这里见证冰雪激情,还能置身太子城遗址,近距离感受中国历史文化底蕴。

    太子城村:追逐梦想

    办冬奥找回了太子城遗址的过往轨迹,也改变了太子城村正演进的行程。

    太子城村,原在太子城遗址北部,全村有460多户,1200多口人。村里老人也说不清村子始建于何时,从坟茔和古庙遗存来看,村民在此繁衍已有数百年。

    “三十六龙探平川,千米高山有源泉,一年三季花盖地,秋风落叶雪满山。”高山环抱的太子城村相比崇礼其他许多山村,算是“风水宝地”,遇到风调雨顺的年景,也被四里八乡赞为“粮囤子”。

    “实际上,风调雨顺不多见,风灾雪灾却很平常,祖祖辈辈受偏僻高寒的苦。”71岁的太子城村村民李果说,在他的记忆里,雪伴随着灾害,大雪封山,沟沟坎坎隐藏的雪坑,“吃掉”猪马牛羊甚至“吞掉”大人小孩也不稀奇。家家住土房,睡土炕,烧柴禾,“一柜莜面,一窖山药,熬一冬天”。温饱安康的生活,是村民们的梦想。

    太子城村党支部书记高伟说,申办冬奥会前,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收入主要靠种菜。每当外地收菜商人一来,家家户户赶紧下地抢收,起五更,睡半夜,路过家门口都顾不得吃饭,生怕卖慢了、卖晚了、卖贱了。

    这是2021年11月8日拍摄的张家口市崇礼区云顶滑雪公园赛道(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太子城一带的雪场资源受到投资者青睐,云顶、太舞等滑雪场陆续开发,冰雪经济悄然登场。当地村民开始在雪场及其带动的旅游业中找到活计。村民意识到,“造孽”的雪,也能“造福”。

    真正的巨变发生在冬奥申办成功之后。因冬奥基建需要,太子城村整体搬迁至崇礼主城区,村民“一步跨进小康”,成为新市民。高伟说,全村三分之一的人端上了“雪饭碗”,年轻人也都回来了,村集体还有3000多万元的发展资金。

    搬迁前,李果和老伴种了大约10亩地,一年辛辛苦苦也就收入2万元左右。搬迁后,李果夫妇和儿子一家三口分别分到一套住房。“除了补偿款存款,我和老伴每人每月能领1580元的养老金,每年还能涨点。儿子在雪场开消防车,儿媳在酒店干物业。我和老伴每天主要是接送孙子上学,和邻居下下棋、娱乐娱乐。”李果乐呵呵地说。

    冬奥也改变了太子城村所在的四台嘴乡,发展资源由过去的“黄金黑铁”转向今天的“一坡白雪”。“小散乱污”的金矿、铁矿关停转型,冰雪旅游项目日益火热,这里成了崇礼优质滑雪场集中地。2021年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6168元。

    冬奥还改变了整个崇礼,从塞外苦寒之地到“脱贫摘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从事冰雪产业;从“全城一条路,没有红绿灯”到变身国际化、现代化“冬奥之城”;从交通闭塞到坐拥两个高铁站,高速纵横,进入北京1小时交通圈。

    太子城冰雪小镇:一起向未来

    从太子城高铁站走出,对面就是太子城冰雪小镇。

    小镇占地面积相当于350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建筑彰显北方山地特色,屋顶采用雪花造型,高处俯瞰,宛如片片雪花降落,铺展开“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诗意画卷。

    “小镇承担张家口赛区赛时核心区配套保障功能,提供冬奥颁奖、贵宾接待、交通换乘、休闲娱乐等服务。赛后,包括颁奖广场在内的所有设施都能可持续利用。未来,小镇将打造成国际一流的四季度假目的地。”太子城冰雪小镇高级媒介经理于博说。

    这是2021年11月23日拍摄的张家口冬奥村夜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与太子城冰雪小镇一道山梁之隔的,是已被国际奥委会批准命名为“张家口崇礼奥林匹克公园”的古杨树场馆群。其中,主体建筑灵感来自中国传统饰物“如意”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是我国首座符合国际标准的跳台滑雪场地。

    紧靠明长城遗址,蜿蜒山地的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和静卧山谷的国家冬季两项中心,赛时将为观众呈现“速度与激情”,赛后将打造“山地公园”或冰雪培训、游乐项目。

    目前,崇礼已拥有万龙、太舞、云顶、富龙等7家大型滑雪场,其中太舞、万龙等4家跻身“中国滑雪场十强”。区域内雪道总长超过160公里,有15条雪道通过国际雪联认证,成为国内高端滑雪聚集区。

    地处太子城区域的太舞滑雪小镇,投资额已超过50亿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滑雪度假区之一。太舞滑雪小镇常务副总裁李永太认为,冬奥会把崇礼整个核心旅游资源有效整合提升,带来了更多样的客流,各大滑雪场都在努力适应新市场需求,“赛后,肯定会有很多游客想来,我们在绞尽脑汁做新产品、新服务”。

    这是2021年11月8日拍摄的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遗址陈列馆(下)、太子城冰雪小镇(上左)和高铁太子城站(上右)(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乘冬奥东风,河北也在谋划全省发展“新一翼”的未来,努力交出冬奥会筹办和本地发展两份优异答卷,打造“京张体育文化旅游产业带”即是蓝图之一。

    在业界人士看来,借助冬奥会效应、国际一流标准场馆群“落户”,崇礼拥有了一个成为国际“冰雪胜地”的美好未来。

    2019年,美国《纽约时报》评出当年52个值得前往的旅游目的地,崇礼榜上有名。该榜单介绍道,崇礼原本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但在过去几年内已经成为一个“闪耀的冬季运动中心”,“现在就去崇礼吧”。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