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好暖的特殊告别,让这位退伍女兵无憾告别军旅生涯

    • 故事人物
      • 田廷萍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紫牛头条
    • 发表时间
      • 2021-09-14

    你印象中20岁多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在解放军部队里,有一群正值花季的姑娘,她们与风沙为伴,和炮火共舞,她们的目标就是征服40多吨的炮车,保家卫国!

    你印象中20岁多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在解放军部队里,有一群正值花季的姑娘,她们与风沙为伴,和炮火共舞,她们的目标就是征服40多吨的炮车,保家卫国!

    两年的军旅生活过得很快,几位女兵即将退伍,今年23岁的贵州姑娘田廷萍入伍前在江苏淮安市淮阴师范学院读大三。入伍后,她成为一名战炮装填手,但还未参加过实弹演练。9月17日她就要离开部队了,这次连队特地将她喊来近距离感受实弹射击的震撼。火光划破天际那一刻成为她青春中绚烂的回忆。9月13日,田廷萍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采访时说:“看到炮弹出膛的那一刻,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感动、不舍······也为我两年的军旅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特殊的告别!

    近距离感受实弹射击告别军营

    晨曦微露,在解放军部队某旅,实弹射击考核拉开战幕,在接到指挥所下达的火力打击命令后,女子远程火箭炮女兵们迅速抢占发射阵地。

    “参数装订完毕,可以发射!”

    “3、2、1,放!”

    “命中!”

    随着数发炮弹出膛,百公里外的目标被精准摧毁,几位女子远程火箭炮女兵们欣喜之余,眼中还有一丝失落,因为这是她们最后一次与远火战车并肩战斗。

    今年23岁的田廷萍就是其中一位女兵,9月17日她就要退伍了,在她心中,这次实弹射击是她最美好的回忆。当兵两年来,田廷萍一直是一名装填手,负责弹药的装填,没有参加过实弹射击演练,这也是她军旅生活唯一的遗憾,“从前听说有战友通过重重考核获取实弹演练的资格时,既敬佩又羡慕。”

    图片

    田廷萍(中)和队友在训练

    这几天,在西北大漠上,又一次实弹射击考核将至,连队特地将田廷萍和几位即将退伍的老兵喊来,近距离感受实弹射击的震撼。

    “获知这个消息后,特别激动和兴奋,此前,她进行完实弹装填后,都在后方保障,所以并没有看到过实弹射击的样子。没想到在部队最后的几天能完成亲身感受实弹射击的心愿!”为了给退伍老兵一个纪念,实弹射击前,战士们还一起合了影,“3、2、1,茄子!”记录下这份难忘的回忆。

    “看到炮弹出膛的那一刻,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太震撼了,感受到我们国防力量的强大,自豪感油然而生。”田廷萍说,同时还感受到强烈的不舍,自己两年的军旅生涯也自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图片

    观看完实弹射击后她满怀深情地敬了军礼

    爷爷常常跟自己说当兵时的故事

    高中时萌生军人梦

    田廷萍生长于贵州省黔东南州三穗县,自小父母离异,由爷爷奶奶抚养大,爷爷奶奶是她最亲近的人。

    小时候,奶奶会做一些小生意,天还没亮时就要挑着扁担去县城街头摆摊售卖,“奶奶不舍得把我带在身边,总是一个人去。”在田廷萍的印象中,奶奶是一个“女强人”,一直是自己的人生榜样。爷爷曾是一名汽车兵,从前常常回忆自己当兵时的故事,耳濡目染下,田廷萍也萌生了军人梦。

    图片

    入伍之前的田廷萍长发飘飘

    2019年3月,田廷萍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了,那时田廷萍在淮阴师范学院传媒学院读大三,“当时家里人一直瞒着我,打来电话才知道爷爷奶奶已经去世了,没能见上最后一面,这也是我现在都觉得非常遗憾的事。”

    “那时我状态很差,很思念爷爷奶奶。6月,在网上看到了征兵消息,想到了爷爷生前讲述的当兵经历,于是我思考了一晚上决定报名入伍。一方面是对军人的崇拜,另一方面感觉这样离爷爷更近一点。”田廷萍说,当时身边同学很惊讶,“但我已经下定决心,当兵是我从高中时就萌生的想法,我觉得军人充满着正义和力量,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想在达到年龄限制前完成自己的军人梦,所以非常坚定,也非常向往军营生活。”

    2019年9月16日,田廷萍正式入伍了,成为一位远程火箭炮女兵。她坦言,在部队碰到困难的时候,总是非常想念爷爷奶奶,但也是他们给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动力。

    征服40多吨重的远火炮车

    背后是超乎想象的努力

    一名合格的火炮手,不仅要拼体力,还要拼速度。装填弹药时,需要多人协作,通过手势指挥控制流程,只有默契配合,才能提升装填速度。调节稍有差错,就会“前功尽弃”。

    在漫天黄沙的戈壁滩训练,与恶劣的天气作斗争时,身体上的不适应给远火女兵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我们一开始会流鼻血、拉肚子、水土不服发高烧。对接装填时,需要四个人抬挂壁,挂壁很重,刚开始我们抬得十分费劲,速度也很慢。但我们都不放弃,不断训练增强体能,到后来,大家已经可以征服40多吨重的远程火箭炮车,熟练地完成各种操作。”田廷萍说。

    图片

    田廷萍穿上军装时的飒爽英姿

    “我们来的时候皮肤还比较白,一段时间后都被晒得黑黑的,脸上还有了一抹高原红。手也不再细嫩,磨出了老茧,甚至磨出了血泡。”田廷萍告诉记者,训练中,大家为了能胜任岗位都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我们每人增重10斤,每天在规定时间内跑完5公里,做200多个仰卧起坐,举一百多次杠铃。”

    图片

    入伍后的田廷萍剪了短发

    田廷萍坦言,刚入伍时,面对高强度的训练,她和其他新入伍的女兵们都感到不适应,“但是我们也没有抱怨,反而相互关心,互相激励,一起加油。” 

    退伍前很不舍

    希望能在部队多呆一会儿

    “两年来和战友们同吃同住,同甘共苦,感情越来越深。现在快退伍了,她们是我最不舍的人。”田廷萍感慨道。

    军营里有太多不舍。“还记得去年临近生日的时候,我在笔记本的日历上把自己生日那天画了一个圈,旁边写了一个‘22’,当时只是想自己做个小纪念,也没有告诉其他人。”田廷萍说,本来以为没有人会记得自己的生日,但是生日当天,班长和战友竟然给了她一个惊喜。

    “当天晚上九点多,我训练完回到宿舍,突然班长来喊我。我一到她那里,15位战友一起给我唱生日歌,还弄来了好多好吃的。那一刻我热泪盈眶,我失去了最亲的爷爷奶奶,却在部队里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田廷萍说:“部队里大家生活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退伍后就要和战友们各奔天涯,想想真是舍不得。”

    9月17日是田廷萍正式退伍的日子,这几天,她忙着收拾行囊,临近离别,不舍的情绪也更加浓烈。“以前总觉得在部队的时间训练日复一日很漫长,现在真的要退伍了,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希望它可以稍微慢一点,能在部队多呆一会儿就好。”田廷萍说。

    退伍后,她将回到淮阴师范学院,继续完成自己大四的学业。在部队时,她曾想退伍后去做一名警察,但因为身高不够,这样的愿望没能实现。现在,她打算完成本科学业后继续考研。未来,她想做一名人民教师。

    图片

    生活中的田廷萍

    回想起两年前,田廷萍还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女生,现在的她自信开朗,坚强干练,落落大方,虽然要退伍了,但在部队磨炼的精神已刻入骨髓。

    “退伍后,虽转换了赛道,但两年部队生涯锤炼了自己,我变得自信、坚强,有责任感,这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感觉现在自己强大了很多,今后会在另外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用我的能力去守护大家。”田廷萍坚定地说。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