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Italiano
  • 念湖追鹤人

    作者|郝亚鑫,王满怀
    • 故事人物
      • 蒋涛
    • 故事地点
      • 中国
      • 云南省
      • 曲靖市
      • 会泽县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云岭先锋
    • 发表时间
      • 2021-02-20

    今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在昆明举行。

    “刚起飞的是6只黑颈鹤,现在飞走的4只是灰鹤……”

    护鹤员蒋涛通过望远镜,对栖息在念湖里的候鸟进行观测,一旁的同事,详细记录不同种类的候鸟数量。

    进入冬季以来,随着首批黑颈鹤飞抵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每天清晨6时,蒋涛和同事都要摸黑上山,站在满是冰霜的山上,用望远镜、相机对栖息地的黑颈鹤、灰鹤等越冬候鸟进行监测、统计,这只是他们“护鹤”工作的一部分。

    蒋涛出生于1997年,2017年大学毕业后,他回到家乡成为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桥管理所的一名护鹤员。别看年纪不大,但他已经是一名有着近5年保护黑颈鹤经验的“老护鹤员”,对黑颈鹤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今天,我们走进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听听这位年轻的“老护鹤员”与黑颈鹤的故事。

    (一)

    念湖,位于会泽县大桥乡,是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黑颈鹤的主要栖息地。

    很多人不知道,念湖原来叫跃进水库,系会泽县为解决部分乡镇农田灌溉和下游电站发电用水,于1958年发动群众投工投劳而修建的中型水库。水库建成后,形成一个高原湖泊,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环境,丰盛的水草、众多的食物,引大批黑颈鹤及其它候鸟到这里越冬。

    △冬季清晨的念湖风景如诗如画

    1990年,会泽县建立了县级黑颈鹤自然保护区,1994年晋升为省级黑颈鹤自然保护区。2006年2月16日,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家级黑颈鹤自然保护区。

    2008年年初,一名驴友在某个网站上发帖:“在海拔2500米的云南高原湖泊中,有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醉人心灵的地方。这是一片水做的家园,只为了思念一个人,把那里叫作‘念湖’”。

    从此,“念湖”成了跃进水库的代名词,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念湖不仅是人们流连忘返的地方,也是黑颈鹤每年“思念”的地方。“来不过九月九,去不过三月三”,这是当地群众对黑颈鹤迁飞规律的形象描述。每年10月上旬至次年3月,黑颈鹤都会如期而至,成双成对飞抵保护区。

    △飞抵念湖越冬的黑颈鹤

    (二)

    黑颈鹤是一种痴情的鸟儿,固守着“一夫一妻制”。雌雄一旦配对,永远不离不弃。一只死亡,另一只便成为孤鹤,直至死亡。

    2020年3月中旬,到保护区越冬的黑颈鹤和其它候鸟已开始陆续集结迁飞,但还有两只黑颈鹤迟迟没有离去。

    护鹤员蒋涛和其他工作人员通过高清监控系统和手持望远镜密切关注,发现其中一只黑颈鹤右翅受伤,翅膀拍打困难,无法飞翔,而另外一只黑颈鹤一直陪伴左右,同栖同宿。

    △蒋涛(右一)和同事正在对黑颈鹤进行监测统计 

    蒋涛熟悉黑颈鹤习性,断定这是一对“夫妻鹤”,随即将情况上报保护区管理局。“管理局组织了多次救助行动,但由于黑颈鹤警惕性很高,它虽有伤不能飞,但跑起来也很快,救助一直没有成功。“我恨不得自己能变成一只黑颈鹤,告诉它们自己的目的。”蒋涛说。

    4月27日,“夫妻鹤”出现在了夜栖地的浅水滩。蒋涛和同事兵分三路,通过乘船、徒步、游泳的方式一步步向那只伤鹤靠近。由于受伤已有40多天,黑颈鹤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施救人员趁机用网兜将其罩住。

    此时,伤鹤惊恐万分,从网洞探出长长的脖子,恶狠狠地盯着施救人员。“大家小心,它会啄你们的眼睛!”蒋涛一边大声提醒,一边脱下上衣将黑颈鹤的头部包裹起来。经查看,受伤的是一只雌鹤。随后,管理局用专车将其送到了昆明动物园进行治疗。

    △蒋涛(右一)在救治一只黑颈鹤

    遗憾的是,这只黑颈鹤在昆明动物园被动物专家诊断为右翅折断,且溃烂严重,治疗后如果放生,只会死于荒郊野外。出于对其生存条件的考虑,蒋涛他们迫不得已将那只伤鹤圈养在保护局的长海子保护所,目前除了不能飞,这只鹤一切都很健康,每天都有专人照料。

    朝夕相伴的“妻子”被护鹤员救走后,另外一只黑颈鹤飞回浅水滩,每天都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不时朝天长鸣,几天后,雄鹤不得不随“大部队”迁徙。这也注定它成为了一只孤鹤。

    “黑颈鹤坚贞不渝的‘爱情’,更加坚定了我们爱鹤、护鹤的决心,如果可以,我愿意与黑颈鹤不离不弃。”蒋涛说。

    △结伴飞行的黑颈鹤

    (三)

    蒋涛对保护区越冬的候鸟如数家珍。几年前一个冬天的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在黑颈鹤栖息地观察监测黑颈鹤和其他候鸟的动态,望远镜里大部分夜栖的鸟儿都陆续起飞觅食,但有十几只鸟儿在冰面上不停地拍打翅膀,迟迟不见起飞,这让蒋涛觉得有点不对劲。

    冬日,念湖清澈透亮、风景秀美,由于海拔在2500米,夜晚这里的温度往往都在零下摄氏度,湖面时常结冰。

    黑颈鹤白天在外觅食,晚上会回到在栖息地休息,睡觉时一般都是单脚直立在浅水中,尖嘴插在翅膀下,没有外界的干扰一晚都不会动。

    △正在休憩、觅食的黑颈鹤

    “综合自己的护鹤经验,我觉得很可能是候鸟的脚卡在冰缝里了。”蒋涛说,当时顾不上多想,脱下身上的大衣,铺在冰面上,整个人趴在大衣上,用胳膊和手掌的力量向前挪,一点点向被困的候鸟靠近。

    冰面上的寒气透过大衣钻进蒋涛的身体,几分钟的时间,他的头发和眉毛就结起了一层冰霜。“小心点,小心点!”同事们在岸边不时提心他,但他说:“我从小在念湖长大,熟悉这里的水域,水性也好。”

    蒋涛靠近后发现是10多只斑头雁掉进一个冰缝里,它们的脚掌在冰水里使劲滑动,却无法从冰缝里挣脱。蒋涛小心翼翼地将一只只斑头雁从冰缝里拉出来,一个多小时的救援,雁儿们得救了,可蒋涛的双手却严重冻伤。

    △观测保护区内水鸟的情况 

    (四)

    “看,现在通过高清监控设备,就能清晰地看到黑颈鹤和其他候鸟的情况。”在保护区大桥管理所办公室,蒋涛操控电脑鼠标,一只只黑颈鹤觅食、嬉戏的高清画面出现在屏幕上。

    目前,保护区管理局不仅有一支120余人组成的集巡护、保洁、违建监管为一体的基层管护队伍,还大力实施保护设施建设,打造了视频监测试点示范,为保护区科学化管理和科研监测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管护人员清理水中杂物

    蒋涛介绍,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建起了“高清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视频图像监控系统,为保护区科学化管理和科研监测提供了有力保障。同时,实时监控画面与多个媒体栏目成功对接,通过视频直播传遍世界。全国的爱鸟护鸟人士,通过手机APP“央视频”,搜索“秘境之眼”栏目,就能近距离观看保护区黑颈鹤等珍稀鸟类的觅食、嬉戏和栖息等活动。

    同时,为了让到会泽越冬的黑颈鹤能吃得饱,保护区给黑颈鹤建起了专用食堂——黑颈鹤食物源基地。以食物源基地建设和扶持大户带动为抓手,选育本地50个黑颈鹤喜欢吃的植物品种,建成保护区自然教育基地,兼顾开展自然教育和为黑颈鹤提供“饲料”。

    △蒋涛在黑颈鹤觅食地投食

    蒋涛介绍,经过保护区管理局30多年的努力,区内自然生态呈现恢复、发展趋势,到此越冬的黑颈鹤从1986年的21只发展到了目前的1000多只。截至目前,会泽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鸟类180种3万多羽,其中,有国家I级重点保护鸟类6种,国家II级重点保护鸟类16种,被誉为“鸟类的天堂,黑颈鹤的乐园”。

    延伸阅读

    护鹤人蒋涛的与黑颈鹤的故事其实只是我省守护生物宝库的一个缩影。

    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卫斌介绍,“十三五”期间,全省稳妥推进360处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工作,着力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全省90%以上的重要生态系统得到有效保护。

    为加强极小种群拯救和旗舰物种保护,建立了30个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小区(保护点)、13个近地和迁地保护基地(园)、5个物种回归实验基地,受保护对象达67个。黑颈鹤就是其中之一,在我省越冬的黑颈鹤数量从1996年的16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