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Italiano
  • 武汉疫情期间这支“王牌天团”你了解吗?再看一遍他们的故事吧

    • 故事人物
      • 安友仲
      • 苗苗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湖北省
      • 武汉市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央视网
    • 发表时间
      • 2020-11-20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国家援鄂医疗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支近千人的医疗队主要由北京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等6家医院组建而成,承担着风险最高、难度最大的危重症患者救治任务。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国家援鄂医疗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支近千人的医疗队主要由北京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等6家医院组建而成,承担着风险最高、难度最大的危重症患者救治任务。在疫情中他们最早抵达、最后一批撤离,用坚守传递必胜的信心,可以说是白衣为甲、逆行出征、有召必至、慎终如始,为打赢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作出重大贡献。

    “老夫聊发少年狂,赴汉口,跨长江,医亦凡人,匹夫尽责灭疫狼”。

    写下这首词的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今年2月1日,安友仲作为北大援鄂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在接到紧急驰援武汉的任务后,带领团队连夜出发。上飞机前,他写下了这首词。

    作为一名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救治专家,安友仲参加过抗击非典、汶川救援、H1N1防控等很多应急救治任务,在国家突发重大疫情和灾难时他从未缺席。而今安友仲再次出征,与17年前抗击非典不同的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再年轻,两鬓生出了白发。

    安友仲所参加的国家援鄂医疗队是指以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医院、北大第一医院、北大人民医院、北大第三医院这些医院为代表组成的援鄂医疗队,它代表着国家医疗的最高水准,选派了最精锐的力量,最早一批于大年初一,在疫情暴发的最危急时刻来到武汉。

    此时疫情正大规模暴发,病例急剧增长,武汉当地的医疗资源和医护力量已经不堪重负,一切都在困境中。国家医疗队的任务很明确,就是要整建制接管风险最高、难度最大的危重症患者救治任务,这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各家医院都分别由党委书记、院长亲自带队,挑选了医院里重症医学科、呼吸科等最精锐的力量,但即便如此,大家心里也都没有底。

    当时,谁都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病毒究竟是什么、怎么治,也不知道疫情会怎样发展,武汉当地又不断有医护人员被感染甚至去世,所以这些去驰援的队员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平安回来,但他们还是出发了。尽管心怀恐惧,但在祖国和人民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坚定前行。

    北京医院保健医疗部护士长、北京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苗苗说:“院领导当时给我打电话,说苗苗你可以去抗疫一线吗?我当时没有犹豫,我说可以。我有两个小女儿,一个8岁,一个4岁,我挂掉电话看见她们的时候,你说没有犹豫吗?其实有些害怕。她们睁着眼睛看着,姐姐大一点,她就问了我一个问题,说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说你看,花开了,妈妈就回来了。”

    苗苗至今还记得,当到达武汉,他们感受到的整个城市的压抑和绝望。

    苗苗说:“我们没有人说话,都是坐在车上看窗外,窗外很黑,路上没有人,死一般的寂静,能听见的就是救护车声。我记得有一个同事用车窗的雾写了‘平安’两个字。其实真的已经哭了,我就在想,我能平安回来吗?”

    一到武汉,来不及休整,这些来自北京各大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便共同进驻到了危重症的救治基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在这里并肩作战。队员们很快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病房远远不够,大量重症患者住不了院,救治设备、防护物资都奇缺,规范的流程也没有建立起来,院内交叉感染的风险很高。当地医护人员已经顶着巨大压力奋战多日,几乎处在崩溃边缘。国家医疗队的到来,为这里的人们带来了黑暗中的光亮。

    苗苗说:“一刻不能停留,跟时间在赛跑抢救生命。我们24小时就进行了病房改造,北京医院大后方迅速集结了大量先进的仪器,可以说是把北京医院最先进、最用得到的仪器都运到了武汉。”

    大家争分夺秒奋战了几十个小时,改造好的重症监护病房正式启用。许多患者听说国家医疗队来了都纷涌而至。

    苗苗:“外面都能听到呼喊声,我跟患者对视的眼神都能看出来,他们是紧张渴望生命的延续。”

    很快,大批重症患者被收治进来,病房迅速满负荷运行。

    不光重症患者数量很多,病情也和医生们以前遇见的呼吸重症不同,治疗起来非常困难。这些经验丰富的医生遭遇了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的挑战。

    北京协和医院院长、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领队张抒扬说:“我们把这一辈子积累的医学知识都使上了,但终究还是不能够让病人转危为安,死亡率还这样高。内心这种痛苦,核心专家组查房讨论的时候,我们常常是哭到了一起。”

    在初期,重症死亡率居高不下,队员们常常感到沮丧。但是病人们给予“国家医疗队”那份格外的信任,又让队员们时刻意识到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他们是肩负着国家和全国人民的期望来帮助武汉,必须拼尽全力,没有退路。

    没有特效药,医护人员们就依靠密切观察、灵活运用各学科治疗手段,可以说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

    每天晚上,医疗队来自各医院的不同学科专家都要联合会诊,每个病例都要认真研究,几乎每天都到凌晨。

    在救治中,不管是带队的医院领导,还是各科权威专家,都是自己冲在前面,尤其在进行高风险操作时,更是没有丝毫犹豫,为队员们作出了表率。

    前辈们的一举一动,年轻队员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更加明白了一个真正的医务工作者应该怎样去做。

    在前辈们的引领下,年轻队员们也更加勇敢、坚强。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一个医务工作者承诺和担当。这是年轻队员们在给患者处理大小便,这个操作被感染的风险很高,但每次大家都抢着上前。

    经过无比艰辛的努力,这场战“疫”终于胜利。在武汉春暖花开的时候,病例清零,而国家援鄂医疗队坚守到了战斗的最后一刻。4月15日,最后一批撤离的国家援鄂医疗队启程返京。

    苗苗说:“一直在盼着能够回家,但是全部清零,我是最后关灯的那个人,我深深给病房鞠了一躬,我哭了。我怎么那么不舍得,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感觉跟武汉已经融为一体了。”

    面对疫情,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扛下最大的救治压力,以精湛的医术和坚定信念,不惧危险,不怕挑战,他们的奉献和担当让“国家”二字力重千钧。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的既是一群有着大爱仁心、敬业尽责的医者,一群豁得出去冲得上去的战士,也是一位位信奉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公民。而在他们中间,除了资深专家,还有不少年轻人,他们用行动诠释了什么是精神的传承,什么是新一代的追求。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