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Italiano
  • 面对无人管的病人,ICU医生做了个决定……

    作者|谢春晖
    • 故事人物
      • 张铁辉
      • 张志荣
      • 祝晨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浙江省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钱江晚报
    • 发表时间
      • 2020-09-16

    初来异乡便遭遇人生无常,生命垂危又遇人情冷漠,但下一刻,全体医护的关怀如同暖流将他包围。“我们不能放弃,这可是条人命啊。”一群身穿白衣的异乡天使拼尽全力将他从鬼门关拉出,又细心帮他安排妥当回乡事宜……

    “今天当了一次专车司机……

    给他买了路上吃的东西,

    给他办了临时身份证,看到他登车。

    希望他一路平安……”

    9月15日中午,

    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医务科副科长张铁辉医生,

    发了一条关于送病人出院的朋友圈,

    感动了不少人。

    张铁辉送出院的病人叫老胡,

    55岁,湖南人。

    这个夏天,

    老胡在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

    经历了一场生死,

    也感受到了一份温暖。

    来杭打零工才2天

    55岁的他病倒在宿舍

    8月22日,伴随着救护车的警铃声,老胡被工友们从宿舍里送到了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的急诊。送医时,老胡已经陷入昏迷,没有了知觉。

    急诊室里,医生对老胡展开了积极的抢救,并紧急行气管插管,以保证其有效地通气。救治后的老胡仍处于极高的生命危险,需要ICU的实时监护及进一步的诊疗支持。

    紧接着,老胡被送往了省中医院下沙院区的ICU。“他送来时,情况非常糟,随时有生命危险。”省中医院下沙院区ICU副主任医师张志荣说,经过紧急检查发现,老胡有矽肺病史,因病情突然加剧已恶化成了重症肺炎,肺功能几乎丧失。

    “他的情况很不乐观,我们需要跟他家属沟通。”在ICU外,医生紧急找了老胡的工友们谈话。“我们也不认识他家里人。”一名工友摇着头说,老胡跟他们一样,在一个包工头手下打零工,才工作了2天,老胡就病倒了。

    工友们说,因为跟老胡认识没多久,也不了解他的情况,只知道他以前做过矿工。

    工头不管,家人无能为力

    但ICU医生不肯放弃

    不知所措的工友们,回了工地宿舍,在老胡的床铺上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了老胡妻子的电话。

    经过工友和医生的联系后,老胡住进ICU一周多后,他的妻子来到了医院。

    那时,老胡仍旧需要呼吸机的支持,嘴里的气管插管也无法轻易地拔除,意识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他的妻子到ICU里探视了一次,抹了抹眼泪,转身离开了。

    “医生,救他要花多少钱?还有希望吗?”在ICU的家属谈话间里,老胡的妻子坦诚地对医生说,家里没什么钱,她也知道老胡的矽肺是老毛病了,如果没有希望就放弃了吧。

    “这么重的病,有时候确实会无能为力,但总要努努力吧。”对于老胡妻子的话,ICU医生们有些意外。尽管大家能体会到老胡妻子的无奈,但面对已经抢救了一周多的老胡,ICU的医生哪肯就这么放弃了。

    在ICU医生的劝说下,老胡的妻子同意继续治疗,并去跟老胡所在工地的包工头协商,希望能得到一些医药费的支持或赔偿。

    然而,包工头以老胡是临时工为由,拒绝负责。

    医生们说,大家也不记得是哪次探视后,老胡的妻子就再没出现过了,打电话也总是被挂断。

    “我们不能放弃他啊,这可是条人命啊。”ICU的医生们都知道老胡的病情很凶险,但医生们从没动过一丝放弃的念头。

    老胡的病情很反复,入院的10多天,医生抢救了他好几次。“他的求生欲很强,好几次我们都以为他可能挺不过去了,他都挺过来了。”正因如此,ICU医生们更加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ICU里待了25天

    出院时医生塞了1000元给他

    经过半个月的有效地救治,老胡肺部的功能有了明显的好转,意识逐渐地清楚,生命体征也开始平稳了起来,最终拔除了气管插管,撤下了呼吸机。虽然还是出现了病情反复,所幸及时控制住了。

    老胡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完全可以转到普通病房进行进一步治疗,但ICU的医生们考虑到患者本身肺部基础情况较差,同时又缺少家人的时刻陪护,在普通病房不免会有较大的风险。经过ICU里的集体讨论,大家决定由监护室的医护人员作为他的“家人”,继续给予治疗及照护。

    好转的老胡偶尔也会跟医生们交流交流,老胡说,他很感激医生们全力的救治和悉心的照料。“没有你们,我估计再也见不到老家85岁的母亲了。”老胡说,他很想回老家。

    “你安心把病先养好,我们会替你想办法的。”ICU的医护人员安慰老胡。

    这两天,老胡已经完全达到了出院的标准。可在杭州无亲无故的老胡出了院该去哪呢?

    经过医院的讨论,ICU里决定给老胡买张高铁票,让他回老家。

    当大家把这个决定告诉老胡时,老胡激动地落泪了。“我拿什么报答你们啊!”

    9月15日上午,省中医院医务科副科长张铁辉医生和ICU医生祝晨一起替老胡办好了出院手续。随后,张铁辉带着老胡前往火车站。

    临走时,祝晨医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现金,一共1000元。

    “拿着!张志荣主任让我转交给你的,他今天有事没法送你。这钱当路费,多余的回家买点营养品,把身体养好。”

    火车站里,张铁辉和同事替老胡办好了临时身份证明,取了票,买了一大袋食品给老胡。“我给他妻子发了短信,让他妻子到老家的高铁站去接他。”张铁辉说,在检票口,老胡不停地对他们说“谢谢”,眼眶里一直在流泪。

    “希望他一切都好吧!”张铁辉说。

    初来异乡便遭遇人生无常,

    生命垂危又遇人情冷漠,

    这个故事的开始让人揪心,

    但下一刻,

    全体医护的关怀如同暖流将他包围。

    “我们不能放弃,这可是条人命啊。”

    一群身穿白衣的异乡天使拼尽全力将他从鬼门关拉出,

    又细心帮他安排妥当回乡事宜。

    来时,他躺在救护车里,

    与死神拼搏,身影孤单而辛酸。

    归时,带着满满的祝福与关爱,

    踏上回家路,他的心中满载温暖。

    生老病死爱别离,

    医院总和人间诸多不幸联系在一起。

    但在这个故事里,

    我们却看到人间至善的温情和大爱,

    也感受到“医生”二字沉甸甸的份量。

    致敬医者仁心!

    你们的举动让大家深信:

    在杭州这座充满爱的城市,

    那些无助的人,从来不是过客。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