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田埂上走出了“音乐家”

    作者|于子淇
    • 故事人物
      • 雷朝忠
      • 张玉福
    • 故事地点
      • 中国
      • 重庆市
      • 重庆市
      • 南岸区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中国文明网
    • 发表时间
      • 2020-09-15

    2010年6月的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中,中国交响乐团在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建立了基层联系点并捐赠了一批乐器。一些看过西洋乐器演出的村民对这批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国家交响乐团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北斗村“农民管乐队”成立了。

    晌午时分,北斗村便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传出曼妙的音乐声。

    北斗村,是重庆市南岸区近郊的一个小村子,全村596户、1307人。村子地势平坦开阔,黄葛古树遮天蔽日。

    暮秋的天气有些微凉,却丝毫挡不住张玉福和其他队员们的排练热情。张玉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给乡邻们演奏。这些年来,他们这支“交响乐团”表演最多的曲目是《在希望的田野上》,他最喜欢的曲目是《我和我的祖国》,这些耳熟能详的音乐在乡村的田埂间久久回荡。

    说起北斗村农民管乐队的故事,还得追溯到10年前。在2010年6月的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中,中国交响乐团在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建立了基层联系点并捐赠了一批乐器。一些看过西洋乐器演出的村民对这批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国家交响乐团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北斗村“农民管乐队”成立了。从此,一群农民放下手中的锄头,拿起了乐器,在北斗村的田间地头吹起了“田园交响曲”。

    雷朝忠是管乐队里的大号手,也是资格最老的队员之一,当初听说村里要成立乐队,他立即报了名。可练了一节课,他就犯了难。“那时咱不懂啊,听说这个大号最贵,得好几万块,还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雷朝忠说。

    大号手雷朝忠接受中国文明网记者采访。青岛文明网魏华彤 摄

    但是,仅凭着庄稼人对音乐的冲动是远远不够的。大号在雷朝忠嘴里怎么都吹不响,不认识管乐器,更不识谱。认识到自身的差距后,许多村民都打起了“退堂鼓”,乐队从起初报名的30多人,到最后只剩下7人。这时,老师的一句话让留下来的7个人又燃起了希望:“不管是高雅还是通俗,艺术都源于普通的生活,也应该回归生活,带给人们美的感受。”

    这群执拗的农民,硬是凭着坚强的毅力把乐曲的旋律背了下来,然后对照乐器的发音部位一点一点进行摸索,从跑调到勉强识谱,再到吹奏出正确的调子,在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文化的种子在这片瓜果飘香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当农民管乐队吹奏的乐曲传遍十里八乡时,起初那些打了退堂鼓的村民又主动要求重回乐队,甚至还有不少邻村的村民慕名而来。乐队指挥汤红兵就是其中之一。“年轻时我就有个音乐梦,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实现,得知北斗村成立了管乐队,我第一时间赶过来报名,这一晃就过了7、8年。”汤红兵一边布置队员们复习之前的老曲子,一边冲记者笑着。

    农民管乐队正在演奏。中国文明网范曼瑜 摄

    这些年,北斗村村民们的腰包越来越鼓,但文化生活依然单调。除了“坝坝舞”“打年宵”(当地的一种群众舞蹈)等民间文艺活动,就只能打打麻将、吃吃喝喝。现在有了管乐队,村民们的生活的劲头更足了。村民唐德姣说:“那次去北京演出,是我第一次穿礼服,穿着那个服装觉得还挺紧张。演完后听到台下的掌声,我们感觉很幸福、很有荣誉感。”

    “村民有了精神头,有了凝聚力,有了荣誉感,也更愿意主动参与管理村里的事务了。”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党委书记谭昊说。

    越来越多的村民放下手里的麻将,来听音乐、学乐器。管乐队不仅给村里原本单调的文化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更是带动了村风民俗的改变。

    北斗村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中国文明网原茵 摄

    说起村风民俗的变化,做了十几年村支书的杨孝刚深有感触,“这些年,我们有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搞起文明故事会、田园音乐会、九九家风会等‘三会’,村民们的文化生活越来越美,我们在小康路上越走越有劲了!”

    如今,农民管乐队又有了新的目标。队员张玉福说:“我们的梦想,就是希望能举办全国巡演,用手中的乐器来传递咱农民的幸福感。”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