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再见,葬在康西瓦的兄弟

    作者|牛德龙,郭帅
    • 故事人物
      • 孙源宏
      • 魏正杰
      • 贾闹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中国青年报
    • 发表时间
      • 2020-08-27

    初秋,中原大地暑气未消,驻守在喀喇昆仑高原腹地的官兵棉衣加身,已经做好了入冬的准备。长期以来,驻地部队新兵上山先要到康西瓦向烈士报到,老兵退伍也要来这里给烈士道别,这个不成文的“铁规”多年来一直人人遵守着。

    “马上就要退伍了,你却永远留在了雪域高原,希望我们来生再做兄弟。”康西瓦烈士陵园里,即将退伍的上等兵孙源宏靠在墓碑前泣不成声。

    初秋,中原大地暑气未消,驻守在喀喇昆仑高原腹地的官兵棉衣加身,已经做好了入冬的准备。长期以来,驻地部队新兵上山先要到康西瓦向烈士报到,老兵退伍也要来这里给烈士道别,这个不成文的“铁规”多年来一直人人遵守着。

    8月24日,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组织40余名即将退伍的老兵驱车近百公里,来到海拔4280米的康西瓦烈士陵园进行祭奠活动,与安葬在那里的烈士道别。

    康西瓦,维吾尔语意为“有矿的地方”,这里是全军海拔最高的烈士陵园,一共安葬了108位革命军人。

    老兵孙源宏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康西瓦了,与烈士告别,也是和好兄弟魏正杰道别。孙源宏和魏正杰是同年兵,魏正杰从西南大学入伍后与孙源宏分到一个连队,生活中互相帮助,训练中互相学习,两人情谊深厚。

    2019年6月18日,这是孙源宏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日子。那天连队在海拔3800多米的野外驻训场组织体能训练,刚上山两天的魏正杰强烈要求参加训练,他想尽快赶上连队的训练水平。在越野长跑冲刺阶段,魏正杰突然直挺挺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身旁的战友赶紧围了过去。孙源宏一直握着魏正杰的手护送他到三十里营房医疗站,军医给出结论,魏正杰因在训练中突发高原性疾病牺牲。

    追悼会上,魏正杰的母亲难掩丧子之痛几度晕厥,孙源宏“扑通”跪在魏正杰母亲面前说:“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儿子!”后来,只要发放手机孙源宏总会第一个与“母亲”视频聊天。

    车队在新藏线上行驶1个多小时后翻越康西瓦达板,群山环抱之中一条笔直的柏油路延展开来,路的尽头就是康西瓦烈士陵园。

    退伍老兵整理军容,整齐列队在烈士纪念碑前,脱帽、默哀、向烈士三鞠躬,不少老兵已经泪湿双眼。祭奠仪式结束,老兵们缓步走进碑林,下士贾闹在烈士潘发枝的墓前点燃香烟,再用石块压在墓碑上,他双手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尘土,对着烈士墓说:“就要脱下军装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来看你们。”

    孙源宏直奔陵园最后一排,魏正杰的墓是陵园里第108座,墓碑上黄色字体镌刻着:魏正杰之墓,警卫工化连战士,青海互助人,1999年3月出生,2019年6月因公牺牲,卒年20岁。

    “兄弟,我马上退伍了,再来看你最后一眼,曾经一起摸爬滚打,一起生活学习,感觉就像是在昨天,我想你啊!”孙源宏流着泪说,一直想去一线连队工作是魏正杰的愿望。如今,孙源宏早已替他在神仙湾站过岗、天文点巡过逻、河尾滩守过防……

    康西瓦的下午冷风吹袭,黄沙漫卷。孙源宏在战友的劝说下与安葬在康西瓦的兄弟依依惜别。

    山河不语,从未将英雄遗忘。汽车驶离时鸣笛与烈士道别,戍边官兵们常说,“生在喀喇昆仑为祖国站岗,死在康西瓦为人民放哨”。老兵退伍,新兵到来,正是一代代戍边军人舍生忘死,用青春和生命铸就了祖国的钢铁屏障。

    收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