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Français
  • عربى
  • Italiano
  • 吴石: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英雄

    作者|邹声文,许雪毅,刘少卿,陈弘毅
    • 故事人物
      • 吴石
      • 何康
      • 郑立
      • 周恩来
      • 叶剑英
      • 蒋介石
      • 朱枫
      • 陈宝仓
      • 聂曦
      • 吴红
      • 林鸿坚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半月谈
    • 发表时间
      • 2021-06-08

    吴石是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却从国民党心脏送出大量秘密核心情报,加速了解放全中国的进程。他从未加入中国共产党,却甘为共产党工作,为了解放台湾而入岛潜伏,不幸暴露,1950年被国民党杀害于台北马场町。

    ↑吴石将军广场上,吴石雕像静静立着。均为《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魏培全摄

    吴石,这位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英雄,身上有着太多故事。他为什么愿意为共产党工作?他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谍战”经历?他怎么从大陆接受绝密使命到台湾,又是怎样献出生命的?

    在建党百年之际,记者走进福州螺洲吴石出生地、三坊七巷吴石暂居处等地,踏访这位神秘福州人的遗迹,探寻这位“潜伏者”的传奇人生。

    今年6月10日是吴石将军就义71周年忌日。让我们拨开历史迷雾,走近一个真实的“红色密使”,探寻他背后的“家国密码”。

    翻拍的吴石资料照片。

    1

    真实的“谍战

    上海愚园路,梧桐摇曳,弄堂幽深,潮店云集。这条富有情调的“网红街”曾见证半个多世纪前的“谍战风云”。1949年3月,上海愚园路俭德坊2号,中共地下党员何康的寓所。国防部史政局中将局长吴石依约前来,带着一份绝密情报。

    何康惊讶地发现,这是国民党军队的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竟细致到团”。

    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长江北岸挺进,通向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的道路已经打开,但敌我斗争十分复杂。时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的张震回忆,吴石提供的这份情报让解放军确定了渡江主攻方位,“对渡江作战很有帮助”。

    “吴石之所以是我党隐蔽战线功勋卓著的无名英雄,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渡江战役等关键节点提供了核心情报,为解放战争战事的加速结束作出了特殊贡献。”《冷月无声——吴石传》作者郑立说。

    ↑游客在福州市螺洲镇陈氏五楼参观了解吴石事迹。

    中共党史出版社的《隐蔽战线春秋书系·传记卷》,包括《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中共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李克农》《潘汉年的情报生涯》等10册。《冷月无声——吴石传》是其中之一。郑立介绍,吴石是军事战略专家,判断情报价值驾轻就熟,加上他身居要职,探取情报如鱼得水。“当时吴石是史政局局长,表面看史政局与军事核心情报没法联系起来。但按《史政工作条例》规定,国民党核心军事资料都要送史政局备案。往往重要军事部署研究不久,有关重要军事图表就出现在他的案头。”郑立说。

    1949年初开始,吴石经常乘火车往返于上海和南京之间。这两地是特务遍布的“虎穴”。两地间火车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吴石不知道跑了多少回。

    “他大多乘晚上8时或9时的列车从南京出发,于次日凌晨三四点抵达上海。”郑立介绍,吴石担当这项极其危险的情报传递工作,有时他亲自递送情报到俭德坊,有时他包好情报,派亲信副官递交。

    ↑这是吴石曾住过的福州三坊七巷宫巷22号的“绛雪山房”,这座中西结合的砖木大宅,始建于乾隆年间,现在成了“聚春园驿馆”。一楼长廊上,挂着些展板,介绍吴石将军的风云人生。(5月21日摄)。

    2009年电视剧《潜伏》热播,成千上万的观众为剧中潜伏者“余则成”所感动。吴石作为“余则成”原型之一,从历史记录中走进公众视野,引发热议。

    郑立说:“余则成是虚构的,吴石是真实的。”这句话成了《冷月无声——吴石传》再版时腰封上的推介词。

    1948年9月,在吴石的帮助下,中共秘密党员吴仲禧深入敌营,顺利获得后来被确认是“淮海战役前解放军获得的最早又比较全面关于徐州一带敌情的情报”——《徐州剿总情况》。

    第二年,吴石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他利用这一特殊身份,通过化名吴寿康的中共中央情报部福建情报小组负责人谢筱迺之手,向中共提供了包括国民党在福建及台湾的军力部署等在内的诸多重要情报。

    中共中央对吴石提供的情报极为重视。据谢筱迺回忆,他曾按照中央领导指示与吴石核对国民党部队一个番号。吴石问:“周恩来先生看得到吗?”看到谢筱迺点头后,吴石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郑立介绍,在上海、福州、广州、香港,吴石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把国民党《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全国军备部署图》《京沪杭军事部署》《京沪杭失陷后的全国作战部署》等核心情报及时送给中共地下组织,为南京、上海、福州等重要城市的解放作出特殊贡献。

    ↑这是位于福州市螺洲镇吴厝村的吴石出生的祖屋大门外景(5月10日摄)。

    2

    “潜伏者”的追求

    “吴石已经是国民党高官,过着富足生活,为什么愿意舍弃这一切而冒着生命危险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林鸿坚问道。

    这些年来,作为福建省政协机关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林鸿坚经常向党员干部讲述吴石的传奇故事。林鸿坚曾到福州螺洲镇吴厝村探访。这里是吴石出生的祖屋所在。

    绿树掩映的吴石将军广场上,只见吴石雕像静静地伫立着,石壁上镌刻的“吴石生平”仿佛在无声地诉说。旁边的陈列板,把大多数人最感兴趣的内容做了强调:上面有吴石戎装照与电视剧《潜伏》剧照“对比图”。


    ↑吴石故居的内景(5月10日摄)。

    走进吴石故居,记者发现这是一座两进的木结构院落。据介绍,院子大部分经过翻修,只有正厅还保持着几十年前的原貌。

    1894年,吴石出生在一个寒儒之家。18岁时,吴石参加福建辛亥北伐学生军。21岁时,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湖北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毕业。23岁时,他以同期第一名的成绩,从河北保定军官学校毕业,人送外号“吴状元”。37岁时,他考入日本陆军大学,在校成绩优异,因为“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等被誉为“十二能人”。

    1934年从日本回国后,吴石任职于国民革命军参谋本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全国掀起抗日救亡运动浪潮。武汉会战期间,吴石等将领及军事专家,拟定“包围武汉作战计划”。作为公认的“日本通”,吴石在幕后做着出色的情报工作,很快被提拔。吴石43岁晋阶陆军少将,48岁晋阶陆军中将。

    抗日战争中,吴石曾参与策划指导长沙、湘桂、桂南、昆仑关、桂柳等重大会战。1945年,吴石因为在抗战中的贡献获表彰。

    ↑位于福建省福州市螺洲镇吴厝村的吴石出生的祖屋外景(5月10日摄)。

    人们不禁要问,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身居要职的国民党将领,为什么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潜伏者”?他是何时开始为中共工作的?

    郑立说,吴石被捕后,为保护其他同志,伪称自己1949年春才开始为共产党工作。事实上,根据有关部门的结论,吴石1947年就开始为中共工作。而他同中共高层的接触交往,早在1937年就开始了。

    国共合作抗战期间,吴石对中共有一些了解。他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恩来的演讲,与叶剑英等人有交往。他还研读过毛主席的《论持久战》,认为很了不起。

    而真正促使吴石转变的,是他对国民党的彻底失望。后来任农业部部长的何康在口述文章里提到:桂柳战役失利,身处第一线的吴石对“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局面深恶痛绝。抗战胜利后,他目睹“五子登科”式的“劫收”(指国民党热衷金子、房子、票子、车子、女子),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情景,特别是蒋介石违背广大民众和平建国的意愿,悍然发动内战,感到非常失望苦恼,多次发出“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的喟叹。

    ↑位于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的吴石将军、何遂将军铜像(5月10日摄)。

    吴石政治倾向发生变化的过程中,深受与他成为“生死之交”的何遂的影响。何遂与吴石是福州老乡,比吴石大6岁,抗战初期就与中共发生关系。何遂不是中共党员,但儿子何康及其他二子一女一媳都是中共地下党员。

    在何遂影响下,吴石渐渐转向我党。1947年,中共中央上海局开始联络与争取吴石。当年4月,吴石与共产党“确立了某种联系”。之后何康开始与吴石单线联系。

    ↑这是在福州市螺洲镇陈氏五楼的吴石纪念馆里拍摄的吴石将军在狱中留下的两千多字遗书全文(5月10日摄)。

    3

    海峡有回响

    1950年6月10日,台北马场町,两声枪响,吴石倒在血泊中,时年57岁。

    当时,他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参谋次长。

    郑立说,吴石将军是国民党政权垮台、偏安台湾后被屠杀的第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

    1949年8月16日,福州解放前一天,吴石在清晨乘坐飞机,从福州飞往台湾,从此再未归来。

    抵达台湾后,吴石升任参谋次长,继续向中共提供台湾的重要情报。每周六下午4点,化身来台看望外孙的“陈太太”——中共华东局特派员朱枫会前往位于台北市青田街的吴公馆,将吴石准备好的情报取回,再经由秘密渠道从香港传到内地。

    这条情报链一直安然无恙。不料,1949年底开始,中共台湾省工委遭国民党保密局严重破坏,波及中共各级党员干部619人、群众96人。吴石等人受牵连先后被捕入狱。

    吴石在狱中遭受反复的酷刑审讯,哪怕一只眼睛失明,他始终坚贞不屈。国民党当局称“对吴石的侦讯是最困难的事”。


    ↑这是在福州市螺洲镇陈氏五楼的吴石纪念馆里拍摄的吴石将军曾使用的印章(复制品)(5月10日摄)。

    在郑立看来,吴石赴台后,因为海峡阻隔,他与中共的联系已经中断,完全可以安心做他的参谋次长,享受荣华富贵。但他却选择继续战斗在孤岛,与死亡近距离接触。在当时岛内白色恐怖中,他冒着极大的风险,两度只身赴香港,寻找党组织,与中共在港情报机构建立起联系。回台后,组织情报网,为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统一殚精竭虑,直至牺牲。

    临刑前,吴石将军从容留下遗诗,最后两句是“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

    当时,与他一起被国民党杀害的还有朱枫、陈宝仓、聂曦三位烈士。2013年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建成一座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为吴石等四位烈士立了雕像。吴石的孙女吴红经常去纪念广场。她说:“每年9月28日,我们四家以及其他烈士后人都会应邀到北京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参加纪念活动,每次去都看到有人给雕像献花”。吴石赴台时带去了一双小儿女,而把另外两个儿女留在大陆。

    作为孙女的吴红记得,1973年,河南省民政厅给家里发放了烈士证,还发放了650元抚恤金。“这在当时算是‘巨款’,但父亲(吴韶成,中共党员)一分钱都没留,全交了党费。”

    1994年,吴石将军及夫人的骨灰安放仪式在北京香山福田公墓举行。“在这个仪式上,我对爷爷有了更多认识。”吴红说。

    2019年,应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邀请,吴红来福州参加吴石将军、何遂将军铜像落成揭幕仪式。仪式结束后,她去了三坊七巷——吴石曾在宫巷22号住了一段时间。这座中西结合的砖木大宅一楼长廊上,挂着展板,介绍吴石将军的风云人生。

    “人们知道我是吴石孙女后很热情,我能充分感受到家乡百姓对我爷爷的敬仰。”吴红说。福州人民不会忘记吴石的重要贡献。当时,吴石将国民党福州守军的部署情况提供给了共产党,还竭力阻止蒋介石修建防御工事,让解放军几乎没打大战,势如破竹地攻入福州城,最大限度地保护了这座千年古城。

    令林鸿坚分外高兴的是,今年3月的党史学习教育福建专场宣讲中,特别提到“吴石将军等英雄群体”。郑立整理了60多万字的《吴石遗墨》,正争取出版。“正如周总理所嘱托的,我们不要忘记那些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不要忘记吴石他们。”郑立说。

    吴石生逢乱世,一生戎马,一生动荡,但在内心最深处,不改的却是对国家和人民深沉的爱。屡见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目睹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吴石在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主动选择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尽管,他从未加入中共,但吴石的抉择是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生动佐证。

    从年少时的壮志满怀,到成年后壮志难酬、备受煎熬,再到面对大是大非,抛弃荣华富贵,毅然选择光明,将生死置之度外,是因为吴石对国家和民族的大爱、信仰如其名字坚如磐石。

    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才可以看得更清晰。走在以福州解放日命名的“八一七路”上,看人来车往,想起吴石将军,不禁感慨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与繁荣,是多少先烈用鲜血换来的。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台湾左派人士中,曾流行过一首《安息歌》,如今听来仍荡气回肠:安息吧!死难的同志/别再为祖国担忧——/你流的血照亮着路/指引我们向前走……

    吴石将军就义已经71年。幸运的是,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这位伟大的潜伏者终于“归来”,与今人相见。有吴石们的精神为灯,我们可以更好地照见当下和未来。

    吴石的故事没有结束……

    收藏
    喜欢|
    网友评论
    {{remnant}}/300
    还没有评论,快来占领沙发吧~

    最新评论

    {{item.uname}} {{item.createTime}}

    {{item.content}}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