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Italiano
  • 盒饭方便面当蛋糕,许下特别生日心愿......

    作者|吕洋
    • 故事人物
      • 杨柏
    • 故事地点
      • 中国
      • 辽宁省
      • 沈阳市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辽宁日报
    • 发表时间
      • 2021-01-07

    同事们的每一句“生日快乐!”都是最真挚的祝福。对着“生日蛋糕”杨柏双手合十,闭起眼睛,嘴角微笑地许下了生日愿望,“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希望自己和小伙伴们都能早日和家人团聚。”

    9483070967717888030.jpg

    杨柏在盒饭、方便面前许下生日愿望。读者供图

    15047291665668537441.jpg

    杨柏同事合影。

    每个人每年都会过生日,而36岁的杨柏这个农历生日过得很特别,让他和5个小伙伴终生难忘。

    沈阳126中学总站路校区的临时全民核酸检测点位,来自沈阳中医院的5位同事用午餐的盒饭和一碗方便面搭起了“生日蛋糕”,为同事杨柏庆祝了36岁的农历生日。

    过完生日,36周岁的杨柏对着这个特殊的“生日蛋糕”许下心愿,“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希望自己和小伙伴们都能早日和家人团聚。”

    “碗面蛋糕”前许愿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就算没有漂亮的生日蛋糕,每一句生日的祝愿都是一样真挚。”36岁的杨柏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而这样特殊的生日,他说自己也是第一次经历。

    “弟弟生日快乐!”2021年1月5日早上7点多,杨柏已经在核酸点位准备就绪,却收到姐姐发来的一条短信,由于参加全民核酸检测工作太忙,杨柏自己都忘了农历生日。

    刚要给姐姐回复,这条信息却被点位组长朱芳看到,“杨大夫生日啊,这得好好庆祝一下!”

    说是庆祝,却没有条件,“为了减少病毒传播风险,除了来检测的群众和同事,我们尽量不接触外人。”

    同事们想给杨柏准备个生日蛋糕也是不能实现,“不能点外卖,包括生日蛋糕。”

    一上午忙碌地工作,杨柏和同事们面对着一个个前来进行核酸检测采样的群众,就没再想生日的事情。

    临时的核酸检测点位,设置在学校一楼大厅旁边的走廊里。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安排在一间教室,里面有几张椅子和几张课桌,轮班休息的医护人员可以趴在桌上休息。同时,教室也是医护人员换衣服和吃饭的地方。

    到了午饭的时间,杨柏所在的小组6人恰好都回到休息室,再次提起了杨柏的生日。组长朱芳和组里唯一的护士李霏霏张罗,一定要为杨柏庆祝一下。

    “大家把午餐的盒饭堆到一起,然后把方便面放在上面,做成了一个特殊的‘生日蛋糕’。”虽然蛋糕简陋,却充满了仪式感。

    同事们的每一句“生日快乐!”都是最真挚的祝福。对着“生日蛋糕”杨柏双手合十,闭起眼睛,嘴角微笑地许下了生日愿望,“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希望自己和小伙伴们都能早日和家人团聚。”

    主动与家人隔离送走妻儿

    从2020年12月26日起,杨柏就被分配到沈阳北站的出站口的留验站支援。杨柏说,火车站的出站口都有热成像测温设备,一旦发现有体温异常者,就会被带到留验站进行人工再次测温,“同时用3根水银体温计测体温,如果体温还是异常就要报告,然后由救护车转运走。”

    “我负责的那个口经常有从其他城市入境后,经过隔离回到沈阳的国外旅客。”为了减小感染风险,从那天起,杨柏就主动将自己与家人隔离生活,将妻子和4岁半的儿子送到了岳母家。每天深夜下班,和妻子儿子视频才算“见上一面”。

    2021年1月3日,刚刚结束了沈阳北站留验站的支援工作,杨柏经过短暂休息,再次投入到沈阳全民核酸检测的工作当中。

    汗水湿透两套衬衣裤

    他说“同事羽绒服都湿了”

    从早上7时到晚上10时,15个小时内杨柏所在的小组每3个小时轮一次班。

    核酸检测样本采集的点位,必须保持通风,前来接受检测采样的群众进出频繁,虽然工作在室内,但室温也比室外高不了几度。

    为了保暖,杨柏上身要穿三层:衬衣、毛衣还有一件薄羽绒服;下身要穿两层,衬裤和一件特制的羽绒棉裤,“专门找人做的,用了两件羽绒服里的羽绒。”最外面再套上防护服。

    杨柏每天至少带两套内衣上班。因为防护服不透气,“刚穿上的时候热,等捂出汗,衬衣衬裤就湿了,轮班休息的时候必须得换一套,要不太冷受不了。”

    小组7名工作人员除了要负责点位上的样本采集,还负责为划定区域内行动不便的居民进行上门采集,“有一位负责上门采集的小伙伴爬楼梯爬得腰脱犯了。”

    杨柏说,比起同组进行入户采样的小伙伴,自己算是舒服的了。

    进行入户检测的同事一般3个人,“一个人负责主采,一个人副采协助,还有一个人专门负责消杀。”两人入户采集,一人等在门口,负责消杀的人拿着酒精喷壶和其他工具等在门口,进去采集的两人出来后马上全身喷上酒精消毒,“天气冷,酒精容易上冻,负责消杀的小伙伴就得用手捂着喷口,用体温解冻。”

    “他们每到一个小区就再换一套防护服,直接在户外换。”杨柏说,比起自己内衣湿透,负责入户采集的同事们回来后,“他们脱下防护服,连羽绒服都是被汗水湿透的。”

    妻子遥祝生日快乐

    记者采访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杨柏刚刚从点位上下来回到家里。

    白天,同事们不断叮嘱杨柏,下班回家后一定要吃一碗长寿面,“我答应他们回家一定吃,还说要拍视频给他们看呢。”

    杨柏说自己要食言了,这碗长寿面恐怕来不及吃,“明天还要起早去工作呢,得早点休息。”

    虽然工作条件艰苦,但是小伙伴们团结在一起苦中作乐,互相关心照顾,互相鼓励加油,也是宝贵的人生经历。

    再忙再累,杨柏还要坚持与在岳母家的妻子和儿子进行一次视频通话。他说这能让他忘掉工作一天的疲惫,“儿子也再次祝我生日快乐了。”

    杨柏这个特殊的生日,妻子是从丈夫的朋友圈里看到的,之后还进行了转发,遥祝丈夫生日快乐。

    从2020年12月26日那天算起,杨柏与妻子和儿子已经分开11天,他说这是他每天最大的牵挂,同时也是他工作最大的动力,就像他许下的生日愿望,“疫情过去之日,就是一家团聚之时。”

    收藏
    喜欢|
    网友评论
    {{remnant}}/300
    还没有评论,快来占领沙发吧~

    最新评论

    {{item.uname}} {{item.createTime}}

    {{item.content}}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