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عربى
  • 40后老皮匠遭遇90后小皮匠,能顶过一个诸葛亮吗?

    作者|王艺霖
    • 故事人物
      • 方振生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中国新闻社
    • 发表时间
      • 2020-08-13

    方振生出身于皮匠世家,是方氏传统皮箱雕刻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从小受父辈耳濡目染的影响,与皮箱雕刻结下了很深的渊源。而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外孙女月亮,大学毕业后的月亮也加入到了方氏传统皮箱雕刻技艺这项非遗项目中。

    “在我太爷爷那代就已经开始在盛京做皮件儿了,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40”后的方振生如是说。

    年近80岁的方振生依然每天都会进行浮皮雕的创作与制作,这早已成为他的日常

    选料、设计、透稿、雕刻、定型······不论外面的世界多喧嚣,作为全国唯一的雕刻皮箱代表性传承人,年近80的方振生总是不慌不忙,一刀一锤的雕刻着他对生命的理解。方振生出身于皮匠世家,是方氏传统皮箱雕刻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从小受父辈耳濡目染的影响,与皮箱雕刻结下了很深的渊源。

    方振生会定期为作品进行保养

    浮皮雕皮画《三余》

    浮皮雕画作《文苑图》

    方振生擅长的这份手艺叫浮皮雕,在薄薄的皮料上施以刻刀,刻画出图案的只是皮雕,而通过特殊的工艺将皮子隆起来,并呈现出浮雕一般的效果,这才是浮皮雕。雕刻时,除了要留下清晰的线条,同时还不能把皮子刻穿、刻坏,使其保持原有的强度和弹性,此外,皮子被塑形隆起后能永久的保持固定的造型而不收缩,这些都是浮皮雕艺的神奇所在。

    月亮在整理皮料


    这里是方振生的家,也是月亮从小生活的地方,同时也是他们的工作室。

    2015年,方振生身边来了一位新伙伴——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外孙女月亮,大学毕业后的月亮加入到了方氏传统皮箱雕刻技艺这项非遗项目中。这是一个“90”后的漂亮姑娘,从小学习舞蹈,艺术设计专业加身,月亮的加入给方振生的创作注入了很多新鲜的想法与灵感,方振生的作品从款式到雕花,再到着色等突破了百年来固有的传统,融入了很多创新理念和时尚元素。外公说月亮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进步的很快,月亮说:“我也和外公一样,都是闻着皮料味儿,听着皮具的敲打声长大的。”

     

    方振生指导月亮对浮皮雕皮画进行打边工作,方振生说,这幅皮画是为月亮准备的嫁妆 


    2020年春节前夕方振生与月亮为家中新添置的年画,望保家人平安,这幅年画加入了色彩元素,更加生动

    “手工皮箱雕刻技艺历史悠久,作为传统民间技艺,在‘手艺即是饭碗’的观念下,‘史官不载、实录不收、艺不外传、民间难求’,这使得其历史与工艺鲜有文字记载。”百年来,皮雕技术一直采用口耳相传的传统方式。方振生回忆,当时与父亲学习的时候,他害怕自己记不住便想将两项祖传浆糊秘方和皮革处理技术记在纸上,却被父亲怒斥:“记在心里,文字的东西不能留!”如今,为了将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地发展并传承下去,方振生在月亮的帮助下,将皮箱雕刻的108道制作工序进行系统整理,并付诸文字。

    方振生又一次拿出传家宝,祖孙二人看的津津有味,希望能从中找到新的灵感 


    这件小皮箱是方振生的太婆(奶奶的母亲)留下的,小皮箱由于年代久远,有些部件显得非常的陈旧,箱子表面也已经十分斑驳,但雕刻的花纹依旧清晰可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条件的家庭在新人结婚时都要配一对儿皮箱,现在皮箱已经被车子、房子取代,但是方振生制作的“囍”箱还是很受欢迎。

    “俗话说,皮子熟毛,神仙难瞧。”这是方振生最常说的一句话,皮革经过熟皮等工序处理后好坏难辨真假难分。选择一块上好的皮料是制成皮箱的关键一步,方振生的浮皮雕通常以牛皮作为材料,因为羊皮过于柔软,猪皮则坚厚缺少韧性,而牛皮不仅具有细致的纹理并且软硬适中,更利于雕刻和塑形。“一张皮子打开之后,哪个部位它适合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这才关键呢。”方振生说。

     

    月亮向记者展示染过色的“囍”箱,这样也是最受欢迎的一款皮箱

    一个皮箱,箱体和箱角的材料是要区别开的,为增强箱角的耐磨度通常在这个部位会选择较坚硬的牛脊背处的皮子制作,而箱体则选择相对柔软一些的牛皮,且要避开牛皮本身无法修改的伤痕。

      

    祖孙俩在透稿前对图纸进行检查

    透稿是制作皮箱雕刻的第二道工序,自从月亮加入后,每次在透稿之前,二人都会对图纸进行仔细的检查和修改。在皮子上画图案之前要先要对皮子进行软化,将水均匀的涂抹皮革上,皮革吸水后就会变软,失水后又会重新变硬。将图纸平铺到皮革上,笔尖顺着硫酸纸上的线条描摹下去,笔尖的压力使纸张下的皮子表面留下浅浅的划痕。硫酸纸防水坚硬,能够避免笔墨直接划到皮子,保持了皮革的干净,并且一张硫酸纸可以反复使用多次,直到被划破为止。

     

    用专业的工具进行雕刻

    图案绘制完成之后,要对皮革重新进行软化,当皮子再次慢慢恢复变硬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进行雕刻了。在皮子上作画,是一项容不得修改的技术,所以108道工序,一刀一锤容不得半点马虎。

     

    月亮准备为皮箱的把手锁边

       

    月亮制作的迷你化妆

    “刚开始缝制皮箱的时候手指经常被戳破,已经记不住多少次了。”月亮说。月亮从小学习舞蹈,曾有一个舞蹈家的梦想,但世事弄人,在一次的意外受伤之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儿时的梦想,从一个灵动的舞者,到一位安静的匠人,从身体的舞蹈到双手的舞蹈,月亮将动与静转换的恰到好处,“还是因为内心是热爱的所以才能沉下心来做这些。”她说。

     

    月亮对皮箱进行保养,她为这款皮箱取名《花好月圆》,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月亮的最新作品《飞天》,结合中国古典文化,并进行细腻染色

    月亮与外公方振生年龄相差50岁,却拥有着同样的梦想与爱好,他们共同生活、共同工作,在浮皮雕艺上用年龄上的代沟碰撞出别样的火花,“我们经常会因为一些不同的想法产生激烈的讨论,原来外公会比较强硬的让我按照他的想法来做,这两年有了很大的改变,会接受我的意见采纳我的想法。”月亮说。

     

       

    月亮创作的口红盒,小巧时尚,功能性强

    染色是两人争执最久的问题,方振生一直按照传统技法制作皮箱,追求皮革本身固有的纹理状态,而月亮则希望突破传统技法,大胆创新,增加年轻人所喜欢的时尚元素。

    在月亮不断的坚持下,方振生逐渐接受月亮的想法,并为月亮提供很多技术上的支持,两人在几番尝试研究之后,最终实践成功。“如今,我们祖孙俩的工作室中,不仅有传统浮皮雕箱包、彩色浮雕箱包,还有渐变色、过渡色,非常迎合大众审美,在市场上也非常受欢迎。”说到这里,方振生非常自豪。

    外公的皮箱与月亮的皮箱,传统与时尚的对比,每次出国旅行他们都会带着如今,月亮已拥有了一间自己独立的工作室,并将全部身心投入到皮箱雕刻的创作与制作中。

    “希望能够创立自己的品牌,将“方家包”推向海外市场,成为中国的奢侈品牌。”月亮说,“这是外公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作为方氏传统皮箱雕刻技艺的第五代传承人,月亮任重而道远,这是她的使命,也是她的责任。

    传承,不只是一件皮箱,也不只是一件工艺,而是当一名年逾古稀的老皮匠和一名“90”后的小皮匠一起伏在案头,一刀一锤的雕琢岁月的身影,传承是一种生生不息的匠人精神。

    收藏
    喜欢|
    网友评论
    {{remnant}}/300
    还没有评论,快来占领沙发吧~

    最新评论

    {{item.uname}} {{item.createTime}}

    {{item.content}}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