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与病毒近距离“对峙”的“捕手”

    作者|田国垒,葛红普
    • 故事人物
      • 刘维超
      • 吴巨龙
      • 杨亚培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工人日报
    • 发表时间
      • 2020-07-20

    一场疫情,让核酸检测从一个生物领域的名词,走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此同时,从事核酸检测的核酸检测员,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并在前不久被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列入拟发布的新职业。

    (聚焦疫情防控)(1)探访北京首座气膜版“火眼”核酸检测实验室

    一场疫情,让核酸检测从一个生物领域的名词,走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此同时,从事核酸检测的核酸检测员,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并在前不久被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列入拟发布的新职业。

    所谓核酸检测员是使用仪器和试剂,对核酸样品进行管理、提取、检测并出具相应检测报告的人员。“应检尽检”“愿检尽检”之下,核酸检测需求量激增,每一张科学准确的核酸检测报告背后,是“病毒捕手”们的高超技艺和辛苦付出。

    必须穿戴三级防护装备

    作为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人员,为了在微生物的世界里搜寻到致病病原体的蛛丝马迹,山东省德州市疾控中心检验科90后核酸检验员刘维超,将自己隐藏在口罩和防护服后面。

    核酸检测的过程复杂且繁琐,刘维超向记者介绍,从收样登记、实验准备、个人防护装备穿戴、标本处理、核酸提取、试剂配制、上机检测、结果分析及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再到出具检测报告,总共有10个步骤。

    进入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实验室前,刘维超小心翼翼地穿上了双层防护服,戴好N95口罩。

    这个实验室有一个特定的专业名称——PCR实验室,又叫基因扩增实验室。PCR是聚合酶链式反应的简称,这是一种分子生物学技术,用于放大特定的DNA片段,可看作生物体外的DNA复制。通过DNA基因追踪系统,迅速掌握患者体内病毒含量,其精确度高达纳米级别。

    由于检测时直接与咽拭子标本面对面,核酸检测员必须按照要求穿戴三级防护装备。刘维超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熟练地戴上双层乳胶手套、护目镜和一次性脚套等。

    “待检测的标本被装在密闭容器后,会通过专用通道送到实验室,这个过程是绝对防止泄漏的。”刘维超说,进入实验室后,标本将随着密闭容器一并放入灭活装置进行灭活操作。“灭活结束,检验人员将其从密封罐体中取出,上机进行离心操作,离心完成再进行核酸提取。核酸提取结束,紧接着上扩增仪分析,确认样本中是否存在病毒,并获得最终结果。”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每天必须检测上千个样本并出具报告,检测员们有时会熬通宵。“累是累点,但很有成就感。”刘维超说,尤其是每检测出一个结果为阴性的样本,都让他特别欣慰。他形容道,“那个曲线有点像瀑布。”

    不断学习不断探索

    2013年9月,吴巨龙从兰州大学病原生物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山东省疾控中心病毒所从事实验室病原检测工作。

    事实上,吴巨龙本科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有一节课,老师专门讲了传染病。那番关于医学与人文的话深深打动了他,也促使他在读研和工作时都选择了与传染病防控相关的专业。

    记者了解到,PCR实验室分为试剂制备区、样本制备区和扩增分析区3个区域。其中,样本制备区是实验室最凶险的区域。“在这里,医护人员要把样本放入核酸提取仪器中进行核酸提取。”吴巨龙说,标本核酸提取的第一步,需要将标本吹打混匀,这时很容易产生气溶胶,甚至可能出现标本溅出的情况。这是离病毒最近、感染风险最大的一步。

    气溶胶会对检测人员构成威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保证实验室内气流的稳定。吴巨龙告诉记者,实验室的负压系统,可以让实验室内的空气形成压力梯度,新风系统则让气流从空中自上而下向地面流动,最后被无害化处理。

    为了不破坏气流的稳定性,实验室一般减少空调的开启。这就要求检验人员在负压的状态下“全副武装”,冒着高温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而这对检测人员来说,是一项不小的体力考验。

    据介绍,核酸检测员需要经过临床基因扩增实验室技术人员上岗培训,并在理论考试和实验操作考核合格后上岗。为了保证检测质量,每当国家更新关于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的指导版本,吴巨龙说,单位都会迅速组织培训,他们也能从中不断学习、探索和总结。

    富有挑战性和发展空间

    80后的杨亚培是山东省聊城市人民医院中心实验室的一名核酸检测员。与刘维超和吴巨龙有所不同,杨亚培的重点检测人员是就诊病人和陪床家属。聊城市人民医院是鲁西地区最大的医院之一,每天就诊患者数以千计。所以,杨亚培的担子并不轻。

    “最忙的时候全天候备班,20个小时都待在实验室里,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精神高度紧张。”杨亚培告诉记者,核酸检测员的工作内容,并不仅仅针对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还包括流感、手足口和疑似食物中毒等相关病原的核酸检测。核酸检测工作,对精力、体力和意志力的要求非常高。

    实验室里要做的工作繁多,每一个环节都容不得一点失误。为了防止实验台被污染,核酸检测员进入实验室后,生物安全柜就是他们主要的工作台。进去一坐就要四五个小时。实验室配备了对讲机,每一个需要沟通的环节都要通过对讲机和外面同事连接。杨亚培透露,“我们讲完后,会隔着玻璃,向对方比画‘OK’手势。”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每天下班后,杨亚培总是晚走半小时,在办公室进行脸部按摩,消除因戴口罩而留下的印迹。

    目前,济南已开设核酸检测工作的医院共有32家。而在今年2月时,济南只有8家单位具备核酸检测能力。不难看出,核酸检测人员和人才储备的需求量不断提升。

    听闻国家计划将核酸检测员列入新职业,杨亚培很是欣喜。“这意味着我们有了规范统一的称呼,这能激发大家的劳动积极性。”她期待对这一职业进一步划分层级,进行职称评定并和薪酬挂钩。

    “因为每天和病毒打交道,从事这一行确实有风险,但是只要做好防护,放平心态,其实这是一份高尚又能带来成就感的职业。”当记者问起对职业前景的看法时,刘维超说,“等疫情结束后,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可能就少了,但其他病原体的核酸检测还会正常进行。这个职业富有挑战性,同时有发展空间,我很看好。”

    收藏
    喜欢|
    网友评论
    {{remnant}}/300
    还没有评论,快来占领沙发吧~

    最新评论

    {{item.uname}} {{item.createTime}}

    {{item.content}}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