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战“疫”ICU护士:一晚吸痰9次 说不怕是骗人的

    作者|傅煜
    • 故事人物
      • 付颖杰
      • 刘栋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湖南省
      • 娄底市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中新网
    • 发表时间
      • 2020-02-12

    重症医学科(ICU)医护人员常被视为工作在“离死神最近”的地方,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再次肩负重责、挑起重担。走进定点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湖南娄底市中心医院,几位ICU护士讲述了他们在抗疫最前线“炸碉堡”的经历。

    重症医学科(ICU)医护人员常被视为工作在“离死神最近”的地方,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再次肩负重责、挑起重担。走进定点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湖南娄底市中心医院,几位ICU护士讲述了他们在抗疫最前线“炸碉堡”的经历。

    点击进入下一页

    付颖杰在负压病房里工作。

    翻身是场硬仗

    2020年1月29日,正在上班的该院ICU护士付颖杰被科室主任告知要去感染科支援。“我做好了心里准备,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重症,可能要打一场硬仗。”

    当晚,一位从外地转院来的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因呼吸衰竭,经数小时救治效果并不理想,需采取俯卧位通气。看着这位全身插满管子的病人,付颖杰心里直打鼓,“稍有操作不当,一旦气管脱落,就会危及病人生命”。

    翻身时,患者鼻咽部不时流出各种液体,这边固定面部管子的胶布刚脱落,那边的胃管又出来了、气管导管也松动了……等处理好各种状况,付颖杰和另两名ICU医护人员花了近两个小时时间。

    “一个晚班下来,我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付颖杰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脱下防护服,全身湿透的刘栋。 

    “说不怕是骗人的”

    38道程序,14次手消毒,这是刘栋每次穿脱全套防护服时必须严格遵守的流程,起初耗时半小时,后在3天内缩短至15分钟。

    刘栋是该院ICU为数不多的男护士。“我比女同事力气大,比较能扛,遇到紧急情况就应该先上,难不倒我的。”

    每次出入狭窄压抑的负压病房,刘栋都会因为穿脱防护服热出一身大汗。因防护物资紧张,他每次都想着多完成些护理工作,“靠着毅力在坚持,最久可坚持近十个小时”。

    对于刘栋而言,最需克服的是精神压力。“大多是病情反复的危重症患者,我们在工作中不能有丝毫闪失。”

    作为患者粪便、分泌物的直接接触者,刘栋坦言,“说不怕是骗人的”。但这并未让他退缩,“有这么多战友在并肩战斗,有社会各界的支持,相信很快就会迎来曙光”。

    一晚吸痰9次

    “一晚处理了9次吸痰,5次大便。”李健坦言,这是她工作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班。

    因为病情危重,李健遇到的这位病人痰液、粪便等分泌物特别多。“起初我是担心的,不是担心自己被感染,而是怕自己没有足够的技能和经验面对可能发生的各种状况。”

    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病人意识是清醒的,此时如果连我都慌了,他肯定会感到恐惧,这非常不利于治疗。”

    “叔叔不要紧张,请配合我完成,都会好起来的。”沉着的李健一边单手给患者吸痰,一边反复安抚对方,尽最大努力让他又平安度过了一晚。

    收藏
    喜欢|
    网友评论
    {{remnant}}/300
    还没有评论,快来占领沙发吧~

    最新评论

    {{item.uname}} {{item.createTime}}

    {{item.content}}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