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版
  • app下载
  • 注册
  • English
  • 王有德:让沙丘绿起来,让职工富起来

    作者|白瑞雪,邹欣媛
    • 故事人物
      • 王有德
    • 故事地点
      • 中国
    • 故事年代
      • 现代
    • 故事来源
      • 新华网
    • 发表时间
      • 2013-11-23

    1985年春天,当王有德就任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县白芨滩林场副场长时,横在他面前的,是这样两道难题——不断吞噬良田的沙漠,不断要求从林场调走的职工。

    ?? (17).jpeg

    1985年春天,当王有德就任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县白芨滩林场副场长时,横在他面前的,是这样两道难题——不断吞噬良田的沙漠,不断要求从林场调走的职工。

    不改革怎么行?他实在是被风沙吹怕了,也穷怕了。

    童年时,山上还有些树和草。随着人们放羊、挖甘草、挖麻黄,植被渐渐稀疏,一个村仅剩下两三棵老榆树。一入冬,风沙能把窑洞口填一半,庄稼经常颗粒无收,全家人只能靠吃草籽、糠麸充饥。

    为了阻断“越穷越砍树、越砍树越穷”的恶性循环,新中国成立后不久,灵武即在毛乌素沙地西南边缘建立了防沙林场。然而,几十年来,林场没有电、没有饮用水,职工居住条件差、孩子上学难,谁也不愿干下去。

    除了通过改革留下一群治沙造林的人,王有德别无选择。

    改革,从打破“铁饭碗”开始。

    中国大多数领域还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门外徘徊的1985年,王有德带头承包绿化工程,取消工资级别、推行绩效工资。

    最初,反对的声音不少。王有德拍板:咱们采取自愿原则,不愿意取消工资级别的继续吃“大锅饭”,愿意取消的则按劳分配。很快人们发现,后者的收入远远高于守着老待遇的人——那还有什么理由不加入呢?改革的坚冰就此消融。

    第二项举措,贷款在县城盖房子。

    深山老林工作了半辈子的职工,这下可以带着儿女进城安度晚年。林场职工的心稳住了,但人们不知道的是,王有德把自己和父母、哥哥妹妹、亲家、小姨子的房子全部抵押贷款……

    林场起死回生。

    今天,白芨滩从林场发展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区域从几万亩扩展至100多万亩。王有德和他的同伴们以每年治沙造林3万亩的速度,沿毛乌素沙地筑起一道东西长45公里、南北宽10公里的绿色屏障,守护着黄河以及河岸万顷良田。

    在完成治沙造林目标的同时,林场职工年收入突破4万元,林区职工住上了小别墅,职工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奖学金。20多年来,从这里走出30多个大中专学生,其中20多人毕业后自愿回林场工作。

    带领记者登上高坡,王有德指着滚滚绿浪和掩映林间的红顶小楼说:“我就干了两件事:让沙丘绿起来,让职工富起来。”

    这两件事,做起来并不轻松。

    经年野外劳作,王有德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左眼接近失明,指甲缝里满是抠不出、洗不净的陈年旧土,身上是抖不尽的沙子,那个著名的“大鼻子”上沟壑纵横。

    养个娃娃容易,沙漠里头种棵树难。千辛万苦种下的树苗,常常一夜风沙埋掉大半。王有德和职工们数不清多少次寒夜通宵栽树,多少次扒出树苗从头再来,直到绿树连成片,把流沙牢牢锁住。种树季节,有时来不及化验土壤盐碱度,他就捏一撮土放嘴里尝。尝得多了,哪块地适合种什么树,一咂嘴就知道。

    妻子说,他每次回家,家里地板、床上全是沙,真是绿化了沙漠、沙化了家。儿子说,一连十来天见不到父亲是常事。那年植树大会战,父亲一个多月住在工地上,头发老长,衣服烂了几个洞,活像叫花子。

    对王有德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他的烦恼在于:怎样保证成活率?怎样更快锁住流沙?怎样增加职工收入?

    一次在家吃饭,王有德刚把筷子伸进菜碗,大叫一声:“金龟子!”妻子和孩子吓了一跳,一问,才知道林场刚栽下的樟子松树苗被金龟子啃食了芽尖,他正一筹莫展。

    王有德拿着两张纸翻来覆去地比划,一夜未眠。

    最终,他和同伴们发明了给樟子松穿“裙子”的办法,把塑料布做成喇叭状固定在树干上,让金龟子没法爬上去吃芽尖。数十万棵树苗,一棵一棵地修整,一棵一棵地固定,就像抚摸自己的孩子。

    带头人需要超乎他人的勤奋与智慧,更离不开坚韧与无私。

    有一回修泵房,几百斤重的空心板突然从房顶滑落。王有德一把推开同事,自己却被砸得人事不省。大家又哭又叫,他缓过气来,摆摆手:“不碍事,接着干活吧。”

    几年后体检发现,那次,竟砸断了他一根肋骨。

    那次巡林,王有德发现一片苹果树果子落了一地,竟无人收捡。

    谁家的树?大家一片沉默。一再追问,原来是他堂弟承包的林子。

    “最近太忙,没来得及收果子……”没等堂弟解释完,王有德冲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打完了,又让他把落果全部捡起来过秤。市价一斤一元钱,堂弟每斤交两元,作为罚款。

    过了几天,王有德火气下去,又找到堂弟算了笔账——这些果树一年要投入多少工、施多少肥,白白让果子落下烂掉多可惜!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浪费,林场怎么发展?

    在王有德眼里,这片林场和林场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根草、每一朵花,都是他的亲人。跟沙漠植物打了30多年交道的他,至今每天必钻林子,半晌不愿离开。

    记者连问王有德三个问题——

    假如林场一夜被毁,你怎么办?

    假如你年轻30岁,你想干什么?

    假如摆在面前的是更高的职位,你有什么打算?

    他只有同一个回答:继续治沙。

    收藏